阿森森森森森诶

限定恋人 三

 

 

A中一百周年校庆,学校连着放三天假。相叶家早就计划好一起出游,可相叶雅纪却在下楼的时候不小心踩空扭了脚。

 

为了让家里人安心去旅游,他把二宫和也和樱井翔拖到了家里来。

 

名义上是照顾他,但相叶雅纪只是扭到了脚,并不是扭断了脚,很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需要两人的帮忙。

 

况且三个男孩聚在一起,总要干点出格的。第一天还好,仿佛是惯性一般,三个人还老老实实地写了作业,吃了相叶妈妈提前准备好的饭菜,等到第二天晚上,樱井翔有点坐立不安了。

 

二宫早就看出他心不在焉,昨天就频频走神,就问他有什么事。

 

樱井支支吾吾好半天,顺手拿起桌边的一张外卖单,说:“喔,这家四川料理看起来好棒,我刚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能点来试试么?”

 

二宫狐疑地盯着他。他记得樱井翔不是很能吃辣。

 

相叶雅纪却不想那么多。“不愧是Sho酱,是吃的都想尝一尝呢。”(樱井翔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哪里不太对劲)然后怂恿他打了电话,点了四个菜。

 

等饭菜送来,三人一吃,辣到没脾气。

 

三个人在家里没找到可乐。

 

相叶想起自家的餐馆里还有酿好的米酒。虽然几个人都未到法定喝酒的年纪,但……

 

 “米酒根本不算酒吧。”三个人说着,肆无忌惮地喝起来。

 

 

可是二宫还是觉得樱井翔有些奇怪。谈话间几次欲言又止。本来说好他带哥斯拉来看,可不晓得怎么回事,夹在封套里的却是部文艺片。

 

“搞什么啦,樱井君,”他故意换了个称呼,以示他的不满,“看这种片子我可能会睡着诶。”

 

樱井翔连忙道歉。“抱歉啊,不知道谁把DVD放错了,走之前太匆忙,也没发现。”他翻看着相叶家的电视柜,“要不还是看哆啦A梦吧。”

 

可相叶雅纪却吵着要看他带来的新片,并声称他们已经到了能欣赏文艺片的年纪了。

 

话虽这么说,等电影放起来,他第一个就睡着了。

 

二宫抱着碗靠着沙发腿坐着,反倒有点入戏。电影讲的是一对从小互相暗恋的情侣,因为始终不敢承认爱着对方而分开的故事。二宫看着男主角每天早上上学前都要对着镜子用发胶抓头发的样子,就莫名想到了自己。

 

文艺片的镜头总是美到晃眼。当最后主角忘情地吻在一起时,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坐在身边的樱井翔,正好撞上了对方看过来的目光。

 

电视机里的光线映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二宫看不清他是一副什么表情,只觉得那双眼睛特别亮。

 

他想起那天他在眼镜店里说的话。

 

“我会连课都不想听了,只想看着你。”

 

二宫被看得心慌,低头喝酒,却发现碗已经见底了。

 

“nino,”听见他在叫他,又抬起头来,发现竟然已经可以看清对方的睫毛和嘴唇上的纹路。

 

好近!

 

电影很安静,房间里也只有相叶熟睡的轻微鼾声。

 

二宫看着越来越靠近的人,脸上一阵发烫,左胸里的器官不受控制地飞快跳动着,如同水泵一般拼命运送血液和氧气,可他还是觉得难以喘息。

 

空气里都是米酒香甜的味道,他越是呼吸,就醉得越快。他心里生出一丝迷离。眼睛几乎要合上了。

 

“nino,”他又喊了一遍他的名字,“你醒着么?”

 

二宫和也睁开眼睛勉强点点头。

 

他的声音又低又轻,仿佛要把他拉进无尽的漩涡里。二宫和也一阵头晕目眩,想要和他说上两句话,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额发被拨开,那人看着他朦胧地说:

 

“nino,我好像这个学期读完就要转学了呢。”

 

二宫和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只觉得脑袋很重,快要支撑不住了。他觉得好奇怪,前一分钟他还能看着电影,现在只能靠着沙发腿,勉强维持清醒。

 

樱井翔这是给他下了什么药啊。

 

“nino?”他又试着叫了声他。

 

二宫和也觉得有些吵,不如先堵上他的嘴吧。他凑上去,对方先是躲闪了一下。

 

但很快,有柔软的唇吻了上来。先是轻轻的,试探的,然后加重力道。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得任对方索取。

 

想要逃跑的脚动不了,无所适从的手却悄悄拥抱了对方。被喜欢的人亲吻原来是这种感觉啊,他晕乎乎地想着。在就要失去意识之前,他听见有人在他嘴边喃喃道。

 

“可是怎么办,我好喜欢你。”

 

 

 

 

 

 

 

尽管能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一个学期,两个人还是决定交往。

 

而周末的两人自习会就成了两人约会。

 

进门时都还好好的,樱井翔一如既往地只是瞥了他一眼,说了句你来了,就往房里走。他跟着进来,房门刚关上,便立刻被落了锁。随后,一个稍显急躁的吻就印了上来。

 

明明昨天还偷偷躲在天台上接了吻的啊。他心里暗暗叫道。

 

二宫和也有点小矜持,实际上却还是喜欢樱井翔的主动。只是在这之前他没什么经验,头几次接吻他都只是任由对方吻着自己。

 

樱井翔嘲笑他接吻连嘴皮子都懒得动一下。

 

“这根本不能算接吻啊,你也得吻我才是啊。”樱井翔低声提醒他。

 

二宫和也被他亲得晕头转向,本能地伸出舌头在他的嘴唇上舔了一下。“这样吗?”

 

抱着他的人似乎轻轻颤了一下。

 

“嗯,再来。”

 

受到鼓励,他又试了一次。只是这一次,对方的舌头也缠了上来,滑进了自己的嘴里。他惊地差点要叫出来,却被舌尖扫过牙床,带出一丝颤栗。

 

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自己藏在床底的小黄漫和偷偷摸摸看过的小黄片。里面的情侣情到浓时才有这样的深吻,随后便会……

 

好在樱井翔及时停了下来,他才没有继续浮想联翩。

 

“今天表现不错,作为奖励我可以讲解所有习题卷的问题。”

 

“切,练习卷我才没有问题,”二宫和也不屑。只是过了一会突然问:“那练习册的问题呢?”

 

樱井翔狡黠一笑。“你说呢?”

 

 

 

 

 

二宫和也送来没有像这样扳着指头一天一天地数日子。

 

樱井翔说这样太折磨人了,叫他别数。

 

可二宫和也戏称他们这是“限定恋人”,是有时效的,每一天都要好好利用起来。

 

樱井翔听了不高兴。“说什么傻话,就算异地很难,一年以后我们就可以在T大见面了啊,还是你觉得自己考不上呢?”

 

他这么一说,二宫和也倒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只是这样一来,他非得考上T大不可了。

 

“再说了,你想怎么好好利用起来?接吻不够么?想做点别的?”

 

 

 

 

 

 

 

两个人在人前倒也没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一本正经地讨论数学题,攀比考试的分数,连体育课的短跑也要一决高下。

 

却没人知道他们会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教室接吻,在中午天台的水箱后面接吻,在去器材室拿体操垫的空档接吻,甚至躲进厕所的隔间里接吻。

 

他们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二宫和也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和他在一起。

 

只是相叶雅纪偶尔抱怨他有种被排挤开的感觉。

 

“最近每个周五nino都会在一楼阅览室自习,等sho酱足球社活动完一起回家吧,”有一次他突然挤眉弄眼地凑上来,酸溜溜地讲。

 

“诶?你怎么知道?”周五是桂花楼的客流高峰日,相叶总是早早回去帮忙,很久不和他们一起走了。

 

“哼,我就是知道。上周我值日正好留到挺晚,想着去阅览室找你一起回去,一进去却发现你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怪不得,我就说没看见你来找我,你可以叫醒我嘛。”

 

“我想啊,可有人不让啊。”

 

“我现在还记得你当时的位置是靠窗的呢,因为sho酱就趴在窗台上往里看着你。我想叫醒你,他就冲着我做了个‘嘘’的手势。我当时还以为他要偷拍你睡觉的丑照,站在旁边等了一会,结果他只看着你傻笑,看着看着,就好像入了迷一样,完全没有要拿出手机拍照的意思。”

 

他这么一提,二宫和也就想起那天的事来。

 

他在阅览室做题做到有些困了,在桌上趴了会。睁开眼的时候,天边一片云蒸霞蔚,映得窗前的人脸上红彤彤的。他还穿着白色的球衣没有换下来,发梢上的汗却早就干了,被傍晚的风轻轻吹着。他伸手进来揉了揉自己的头,爽朗地笑着问他到底要睡到几点才够。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你们俩在恋爱的样子。”

 

 

 

 

可后来再谈到这个话题,相叶雅纪的语气就微妙起来。“说真的,连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和Sho酱在一起了。”

 

“哈?”二宫和也听他突然这么说,倒是真的吓了一跳。

 

相叶雅纪见他这个样子,一脸担忧:“nino,你都不知道么,已经有奇怪的传闻了,不晓得哪个班的学生说的,经常看见你俩在路上牵着手,很亲密的样子。”

 

“这种传闻能说明什么?”

 

“对别人来说,是不能说明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不一样。”他的声音压得更低了。

 

相叶雅纪这个人,说他大大咧咧不靠谱,可有时候直觉却是准的可怕。

 

二宫和也的书桌上放着桂花楼的外卖餐盒,是相叶雅纪听说和子妈妈一天都要参加社区聚会,特意给他来送来的自家实验菜品。他进门前,二宫和也正打算点餐。

 

二宫和也和樱井翔是绝对相信相叶雅纪的。这件事情他们不是不打算告诉他,只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现在他这么问了,二宫和也便不隐瞒。

 

“是的哦,我和sho酱是在一起了。”

 

“果然是这样!”相叶雅纪刚刚还小心翼翼,当下立马激动起来,“你们都不告诉我!”

 

二宫和也示意他小点声。

 

“可是sho酱不是马上就要走了么?你们打算远距离?能行么?”相叶雅纪立马小声问道。

 

果然大家担心的都是这个问题。

 

“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呢,”他说着就有点悲观,拿起改良的麻婆豆腐吃了一口,又放下,“所以说不确定的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相叶雅纪问是不好吗?

 

“没有,如你所见,我们好得都快要让所有人知道了。”

 

相叶冷不防被塞了一口冰冷的狗粮。

 

他想:谁问你这个,人家是说麻婆豆腐啦!

 

 

 

 

 

然而当樱井翔告诉二宫和也,他可能会提前转学时,二宫和也差点在汉堡店发脾气。

 

他到底不敢再公共场所大喊大叫,两个人一言不发地吃完快餐,走在回家的小路上时,樱井翔解释提前的原因是学校那边希望他早点去,赶上对方的学习进度。

 

二宫和也问早点去是什么时候。

 

“一个多月左右吧。”不确定的语气。

 

“一个多月左右到底是多久啊,之前你也说好是下学期才走的,现在又说一个月,早知道只有一个月,我才不要……”意识到失言,二宫和也没再说下去。

 

“才不要什么?”樱井翔却不依不饶。

 

两个人就这么吵起来。

 

附近不知道是哪家在装修,恼人的电钻声时有时无。地上落满了不知名的红色果实,被粗心大意地行人踩得血迹斑斑。

 

两个人当天不欢而散,之后也各自赌气,好几天没说话。

 

 

 

二宫和也和樱井翔从认识以来,连脸都没红过。交往没几天却大吵一架,不由得有点灰心。

 

相叶雅纪听说他俩在这个节骨眼上赌气,一脸难以置信。

 

“Sho酱可是马上就要走了啊,你还有空和他生气?等你气消了,他都在T市了!”

 

二宫和也想想也有点后悔。可他想到相处的时间从三个月立刻缩短到了一个月,心里就特别失落。

 

相叶雅纪更加迷茫了:“虽然sho酱要提前走,我也很难过,但事实上仔细想想,三个月和一个月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啊。”

 

怎么没有区别,区别大了!二宫和也瞥了他一眼。“你又没有和他谈恋爱,当然觉得没什么区别。”

 

单身狗相叶雅纪又遭到心灵一击,只好在心里默默担忧:这样患得患失,将来还有至少一年的异地,该怎么办呢?

 

 

 

 

 

二宫和也也没去樱井家自习。

 

老妈问他怎么不去翔君家了,他只好解释人家要转学了。

 

“可是不是说下个学期才走么?还有两个月呢。”

 

“啊,我怎么知道啦,”他很是烦躁,但不好对老妈发作,只好耐着性子找借口,“人家也没叫我去了,可能要收拾家具什么的吧,毕竟是要搬家了,我总在那多不方便。”

 

“也是哦,”老妈打开冰箱,一边翻找着什么,一边随口说,“但妈妈还是觉得既然好朋友要走了,应该更珍惜在一起的时间才对嘛,以前妈妈的小学同学要转学了,大家都轮流邀请她来家里吃饭呢。啊,我们也该请翔君来吃个饭吧。”

 

他连忙拒绝。

 

“诶,为什么不要,妈妈还没好好看过翔君呢,路上碰到过几次,真的很帅呀。”

 

二宫和也冲着少女老妈翻了个白眼,心想回头就把这些话告诉相框里的老爹,却听见自家老妈叫了起来:

 

“哎呀,我果然是忘记买胡萝卜了!怎么办,已经决定做咖喱的啊。你快点去超市拎一袋回来。”

 

 

 

 

于是二宫和也在超市的收银台遇见了同样来跑腿的樱井翔。

 

二宫和也已经不像前几天那样生气。樱井翔似乎也有话要和他说。两个人买了需要的东西,站在一起结账,一起走出了超市,然后默契地一起绕了远路。

 

一路无话。

 

走到几天前吵架的那条小路上,施工还没有结束,路边多了几面被卸下来的玻璃窗,映着两个人同样欲言又止的脸。

 

“对不起。”

 

“对不起。”

 

几乎是同时向对方道了歉。两个人都是一愣。

 

樱井翔先笑出了声。“我们真是笨蛋啊,这种时候还要吵架赌气。”

 

二宫和也却说:“你才是笨蛋,我只是……”

 

滑稽的电钻又不合时宜地响起来,比之前的声音都要大,他的话就被吞没在其中。

 

他张嘴说了什么,连他自己也没听清。两个人只得又大眼瞪小眼,哭笑不得。

 

只。是。什。么?樱井翔用口型问道。

 

二宫和也不肯再说,拉起他就要走。

 

喧闹中,身后的手捂住了他的耳朵,他回过头来,樱井翔的额头就贴在了他的额头上。

 

好近,这样互相看着,要成对眼了。

 

二宫和也明白了他的用意。他闭上眼睛,也捂住了对方的耳朵。

 

电钻的声音没有停止,但他们都清楚地听见了。

 

“只是好舍不得你。”    

 

 

 

我的心意,通过身体的共振,传达给你。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