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森森森森诶

限定情人 二

第二个礼拜,二宫再去上课,没见着樱井翔。

 

他整节课都在教室里搜索着那个黄色的脑袋,但始终没有结果。大概是有事吧,也可能是身体不舒服,二宫只能胡思乱想着。想找他问问,可他既没有对方的邮箱,也没有对方的电话。

 

这堂课从来没有这么难熬。他甚至连游戏也不想玩。

 

樱井翔说经常能在学校里看见自己,于是这一个礼拜以来,他也都留意着校园路上的行人。但压根没见着对方。他想,总归两人选了同一个校选课,课上是要见面的。可等了一个星期,对方却没来。

 

胸口闷闷的。他敏感地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失望了。但他又不敢去想他希望的是什么。如果想出来,他可能会在这个阶梯教室窒息而死。

 

他仿佛又回到了高二。

 

只是高二的樱井翔没有强吻过他。

 

他们只是接吻了,很多次而已。

 

 

 

樱井翔因为成绩好,刚入A中的时候就有点名气。

 

同样成绩好,也有点小名气的二宫不太把他放在眼里。

 

尤其看见樱井在学校大会上,作为优秀新生发表演讲时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二宫心里就更加不舒服起来。他因为讨厌在公共场合发言,婉拒了老师邀请他发言的机会。

 

不就是比自己厉害那么一点么,二宫一边看着分班表,一边暗地里想,他还没全力以赴呢。

 

贴在大厅墙上的分班表按姓名首字母排序。B班第一排赫然写着竹马相叶雅纪的名字,二宫在同一个班找到了自己,还来不及高兴,就看见紧随其后的另一个名字,樱井翔。

 

然而相叶雅纪特别把樱井翔当回事,经常把他叫来一起玩不说,甚至还到他家去写作业。“sho酱英语超厉害哦,好多语法题他一讲就懂了呢。”他的竹马这样称赞对方道。

 

二宫和相叶一起耍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听对方夸自己厉害的。这么一来,他心里就更加不爽了。

 

呵,他认真起来,什么樱井翔,还不是被分分钟秒掉。

 

 

可第一次月考结果却事与愿违。

 

二宫和也烦躁地把游戏机锁进柜子里。看来要打败樱井翔,果然需要全力以赴。

 

所谓知己知彼,为了刺探敌情,二宫和也打着自习小组的旗号,开始跟着相叶一起出入樱井家。

 

樱井翔的房间里贴着“目指T大”的标语。

 

二宫和也一进房门就看到了。他心里嘲笑,竟然有傻瓜真的把自己的目标贴在墙上,让人一看便知。

 

“Sho君的目标也是T大哦,”相叶雅纪冲他挤眉弄眼,大呼小叫,“小和要是不好好努力,T大的名额就让别人占了。”

 

樱井翔立马就听到了,凑过来一脸兴味的说原来二宫君也想考T大啊。

 

门外来送饮料的樱井妈妈正巧听到了,原来二宫君也想考T大呢。

 

来做客的隔壁主妇感叹:不愧是A中,人人都以T大为目标努力着呢。

 

二宫和也差点崩溃。

 

 

 

二宫和也绝不是那种把想做的事天天挂在嘴上说的人。告诉了别人又没做到,岂不是很丢脸。

 

可樱井翔好像完全不在乎。目指T大的标语就这么明明白白挂在墙上,无论谁进房间都可以看到。

 

这个人大概就没想过失败吧。二宫和也猜想。

 

樱井翔的确挺强。尤其英语,基本功比自己扎实很多。二宫平时做英语全凭语感,发挥很不稳定。而樱井翔的语法掌握得很好,每次做题只错一到两个。二宫和也精明地意识到,想要打败樱井翔,首先需要骗取樱井翔的信任和帮助。

 

因此他去自习小组的次数就多了起来。

 

后来,相叶决定毕业后不升学,专心帮助家里经营餐馆,对自习的事不那么上心了。经常一起做作业的只剩下他和樱井翔两个人。

 

他们的关系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变得渐渐微妙。但具体是哪个点,他也说不清楚。整个大一的暑假他都一本正经地沉浸在学习里,等到意识到不太对劲的时候,已经是高二了。

 

 

开学第一个周末,二宫和也跑去樱井家自习。

 

他总爱跑樱井家自习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樱井翔可以免费辅导自己,第二,他家没有游戏机,他可以不受诱惑,专心学习。

 

一进门,正好碰见樱井翔冲澡出来。他还没穿好上衣,身上的水也没完全擦干净,湿漉漉,见到他打了个招呼,就擦着头发转身往房里走。

 

二宫就看见了他背上轮廓清晰的脊椎骨。

 

青春期的少年如同春天的草一般疯长。

 

二宫确实记得一年前的樱井还是又瘦又小,跟自己站在一起,足足小上一圈。可只是一年,他不光个头超过了二宫,原本小学生一般幼稚的脸颊边也长出了棱角。他五官原本就生的好看,长开了以后更是帅气。有时候两人讨论题目靠得近了,他都会忍不住多看他两眼。尽管抽条的身体略微瘦削,但二宫觉得他骨肉均匀刚刚好。

 

由夏转秋的日子,每下一阵雨,就凉一节。可二宫和也却觉得有点热。他突然意识到不受诱惑这一项,好像不太成立了。

 

 

“欸,你先把衣服穿上吧。”

 

“要什么紧,还没那么冷啦。”

 

“叫你穿你就穿啦,感冒了别传给我!”

 

“啊嚏。”

 

“看!离我远点啊!”

 

 

 

 

 

 

 

一个星期后,樱井翔就从第一排被老师调到了二宫和也身后。

 

趁着老师回头写板书,樱井翔用笔在他背上捅了两下。二宫皱着眉回头,见他憋出一个露门牙的傻笑,两只手指指了指眼睛。

 

“I’m watching you.”他小声道。

 

二宫当下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回过头去却有点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上了这么多年的课,第一次有种说不出的紧张,好一段时间他都不敢靠着椅背坐。

 

 

 

升上高二,班里不戴眼镜的同学已经寥寥无几。二宫也发觉黑板上的字越来越不清楚了。

 

“你还是去配副眼镜吧,”樱井翔主动把笔记借给他,顺便建议道,“否则度数会加深很快的哦。”

 

二宫对戴眼镜有点抵抗。青春期的孩子大抵都对戴眼镜有些抵抗,这样一副笨重的东西架在脸上,实在没有什么美感。

 

可樱井翔却说:“现在不是有种细边的框架么,看起来很轻的,nino戴那种眼镜大概会变得超帅吧,”然后他又不晓得想到了什么,眯着眼突然笑得有点猥琐,“斯文变态,抖S帅哥那种。”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二宫和也狠狠瞪了他一眼。

 

“可怕,”樱井翔双臂抱胸,假装瑟瑟发抖。

 

到底还是被拖去配了眼镜。二宫和也跟着樱井翔在眼镜店里试了半天,总算找到一副让对方满意的。

 

果然和之前设想的那样,细边窄框,戴在脸上很轻,显得很斯文。

 

“好了,就这副吧。”樱井翔说。

 

“诶,可是我觉得那副粗一点的好啊,那个更时尚一点的感觉。”这副这怎么说,有点太斯文了,一不小心真有点腹黑的感觉。

 

可樱井翔死活不同意。他把他带到一旁的大镜子面前。两人站在一块,他已经比自己高出快小半个头了,“那副就是柯南,这副多好啊……”二宫等着他说好在哪,可半天也没听见后半句。

 

 

一秒,两秒,三秒。

 

二宫和也忍不住望过去,发现对方正专注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是专注,却似乎又有些失神,不知在想些什么。两人的视线在镜子里相交,对方也没有反应过来。

 

“这副多好,”听见他重复,他正要追问到底好在哪,紧接着就听见那人说了句足以让他面红耳赤的话。

 

“要是你戴这副,我会连课都不想听了,只想看着你。”樱井翔似是喃喃自语。

 

 

 

 

为了樱井翔的学业考虑,二宫和也没敢买那副眼镜。

 

樱井翔生气了好一会,放言再也不和他一起买东西了。但没过两天,又巴巴的找上来,说要一起吃汉堡肉。

 

“最近sho酱好像很粘你嘛。”相叶雅纪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动摇。

 

“是么?”二宫和也盯着古文,心不在焉。

 

 

 

他也发现自己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学习之外的樱井翔。

 

他始终整洁的校服,他偶尔睡塌的头发,他较真时的倔脾气,他打闹时的笑声,他今天带的午饭,他推荐的CD电影,值日表上他的名字……有时他在操场上踢球,二宫就趴在窗口看着,如果樱井翔冲他招手,他也会兴奋地喊加油。但更多的时候,樱井翔只是在一旁和人聊天,若是无意间捕捉到他的视线,就会回以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二宫即使立刻看向别处,也会心跳上好一会儿。

 

 

他还开始每天出门前偷偷地照镜子,确定脸上没有沾着奇怪的东西。眼镜片上的灰尘要时刻擦干净。指甲剪得整齐,指缝里没有脏东西。他甚至向母亲大人申请,想换一双新的运动鞋,理由是现在的这双脏兮兮的不说,还有点小了。

 

母亲大人在厨房里切着菜,没来得及说话,从大学回家过周末的姐姐倒是把他嘲笑了一番。“也就你,不见长个子,就知道长脚。”

 

但新鞋到底还是买来了。

 

灰蓝色的鞋面,干净低调。

 

老妈问他为什么不买白色的那款,白色的多清爽啊。

 

二宫却不赞同。白色当然好看,但穿在脚上太惹眼,给人一种用力过猛的感觉。他不想给别人这种感觉。这款就很好,很合适他。

 

等到体育课练习跑步的时候,樱井翔一眼就发现他换了新鞋。“nino,这双鞋很nice啊。”说着还在他脚边蹲下来仔细研究。

 

“这款的气垫鞋底是什么样的啊,”樱井说着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他本意大概是想叫他抬起脚来,可二宫却向被烫着了一般,立刻甩开他,又一巴掌拍在他脑袋顶上。

 

“啊,好痛。”樱井皱着眉捂住头顶,“头不能乱打,会死的诶。”他皱眉的同时也喜欢皱着鼻子,看起来像是真的很痛的样子。

 

二宫清楚自己没下什么手劲,见他这么装,也强压下心跳,假装生气道:“去,本大爷的脚也是你能随便乱摸的。”

 

樱井翔毫不介意,笑着站了起来。“啧啧,摸一下又怎么样,换双新鞋就这么了不起,你等着,周末我也去买一双。”说完回了他一拳,打在手臂上,嬉笑着往跑道跑去。

 

 

 

后来,樱井翔果然买了新鞋。和他一样的款,只不过是那双白色的。踩在红色的塑胶跑道上,格外抢眼。

 

上体育课,两个人一起穿的时候,二宫就觉得好像有什么秘密要暴露出来了一般。仿佛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个秘密被揭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对每一道偶然投过来的目光都变得警惕,心里却控制不住地有些雀跃。他甚至有些虚荣:看,这个人脚上穿着的鞋和我的是一样的哦。但他不表现在面上,更不会说出来,他只悄悄把这些小心思埋在肚子里,自己暗暗地炫耀。

 

 

 

“sho酱这双鞋和小和的是同一款吧,天,你们竟然穿情侣鞋。”相叶雅纪见了他们怪叫。

 

二宫一听“情侣鞋”三个字,差点炸了起来。好似心思被冷不丁戳破,一个个冒了出来涌到脑袋里涨红了脸。

 

“是啊,”谁知樱井翔竟然傻了吧唧地点头,“你羡慕啊。”

 

他立马给了两个人各一个爆栗。“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们!”

 

“本来就是嘛,”相叶撇撇嘴,“感觉你们好像突然很好了的样子,小时候小和只和我穿一样的球鞋的。”

 

“是那家伙学我的。”二宫指责道。

 

“哦,我学他的。”樱井翔也不辩解。

 

“是嘛,那我要不要也去买一双呢。”相叶怪声怪气地说。

 

他俩几乎同时反对:“不行。”

 

“为什么?”相叶瞪大眼睛。

 

场面一度很尴尬。可樱井翔显然不打算救场。

 

二宫和也急中生智:“这鞋就两种颜色,你买了我们就撞鞋了,撞鞋撞邪,相叶酱,你这体质,不要我多说吧!”

 

“什么鬼!你就瞎扯吧你,”相叶嘴上嚷嚷着不信,但抵不过天生怕鬼,嘟囔了两句,再没提起这茬。

 

二宫和也偷偷去看樱井翔,却见那人已经用课本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冲他眨巴了一下。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