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森森森森诶

限定情人 一

T大软件学部的迎新酒会上,人数少到可怜。趁着教授上台发言的空隙间,又有几个人影猫着腰溜走了。

 

这让二宫和也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自己还在刚刚的电影赏析课上,每一次开关灯,都会有几个人凭空蒸发。

 

二宫和也就是蒸发的一员,要不然他就无法出现在这场奇怪的酒会上。

 

就算是场正常的酒会,他也很少参与。这种正式的场合让他很不自在。可他偏偏就在对着希区柯克的履历表走神时,接到了大野智的求救短信:

 

“H.E.L.P.”

 

仅此而已。

 

具体需要什么帮助,一个字也没说。二宫和也心想:很好,和电脑打了四年交道,连怎么和人类说话都不会了。

 

其实也不用大野智说太多话,二宫和也早就知道这位大他一届的学长被迫要在今晚学部的迎新酒会上发言。提前半个月,大野智就开始拿着演讲稿在房里走来走去。可二宫和也知道,对于这位IQ超群的学长来说,背诵根本不是事儿,真正让他为难的是上台发言。

 

作为被照顾有加的学弟,二宫和也于情于理也应该去支持一下自己的学长。

 

可等他到了酒会现场才意识到,虽说是迎新酒会,大多数新生还未满二十岁,手里捧着的都是乌龙茶……

 

这就是个十分尴尬的乌龙了。

 

二宫和也放眼望去,能喝酒的老生,躲的躲,逃的逃,在座的几乎只剩下喝乌龙茶的了。

 

不得不说,学他们这个专业的,多数人和他一样都不是很喜欢这种社交活动。

 

可是他还是没有看到大野智。二宫和也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下,给大野智发了条短信。

 

“L.O.C.A.T.I.O.N?”

 

没有回复。

 

可能已经紧张到无法使用手机了。

 

台上的教授讲了个课上说了无数遍的段子,引得新生一阵哄笑。二宫和也百无聊赖,无意中听到有两个喝得微醉的大四生开始说话了。

 

“转眼就大四了啊,哎……”一人感叹。

 

“是啊,当了四年的单身狗啊,哎……”另一人哀叹。

 

“这有什么好叹气的。”

 

“没对象,寂寞嘛。”

 

“有对象的也不见得就不寂寞啊,你看我们上一届,临毕业分了多少对。”

 

“很正常,很多人最初在一起的时候就决定毕业要分手的,因为前途不同嘛。”

 

“才不正常,既然毕业就分手,当初干嘛还要在一起,当‘限定恋人’很有趣么?”

 

“人家觉得有趣啊。”

 

“切,浪费生命,一切没有结果的恋情,都是浪费生命。”

 

酸味冲天。二宫和也听了忍不住偷笑。可心里却总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

 

台上的教授终于下场了。主持人上来干巴巴说了几句串场词,便介绍起了大野智。无非就是“天才计算机工程师”,“编程届的一颗新星”之类的老调。

 

二宫和也知道大野智要上场了,拼命鼓起掌来。

 

有什么好哀怨的,神人大野智,不也当了四年的单身狗么。

 

二宫和也忍不住想:进T大一定花光了他们最好的运气。

 

 

 

 

 

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

 

因为梦里面的樱井翔还是高中时候的样子,漂亮的眼睛,丰厚的嘴唇,穿着校服的身体才刚刚抽条,走近却发现已经比自己要高了。

 

“Nino”听见他低声叫他的名字,他掉头就跑,却被对方一把抓回怀里,狠狠地吻上了来。

 

他就这么一身冷汗地醒了。

 

空调嗡嗡运作,伴着窗外不倦的蝉声和讲台上老师的授课。他又在一个校选课上睡着了。逃课和睡觉都不是他的作风。大概是最近的意外情况有点多。

 

 

他睡着的时候离上课还早,教室里没几个人。醒来时,身边隔着两个位子已经有人坐了。是个一头黄发的家伙。那人似乎正认真听课,见他终于醒来,像看废物一样瞥了他一眼,目光又移回了笔记里。

 

一看就不好惹。

 

二宫只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可他没戴眼镜,也不是很确定。

 

心脏正扑通狂跳,大概是被梦吓得不轻。他都快三年没见过樱井翔了,突然做起这样的梦让他很是不知所措。

 

毕竟再怎么说,人家樱井翔当年也没有这样强吻过他。擅自做了这种梦,实在是很对不起他。他不由得有点耳热。

 

睡前还在玩的NDSL早就躺在手心里黑了屏。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好,又从书包里拿出课本,抬头望了眼PPT的内容。

 

啊,看不清。

 

他不由得对着讲台发起愣来。那人现在怎么样了呢?那个笑起来爽朗,对人彬彬有礼,走到哪都挺受欢迎的人,现在应该也很好吧。

 

肯定不会像自己,住在离学校五六站地铁的破屋子里,除了非人类的大野智,整天只和游戏做朋友,大三了也没谈过半个对象。

 

一种莫名的情绪想悄悄爬出来,又被他立刻按了下去。

 

二宫拍拍脸,赶走脑子里奇怪的想法,顺势向旁边的黄毛请教老师讲到哪了。谁知那黄毛并不爱搭理他,只又瞥了他一眼,还是那样看废物一般的眼神。

 

二宫心里一动,正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抬眼就对上了讲台边老师的目光。

 

大学课堂十大忌讳之一,与老师目光交汇。忆起大野智难得苦口婆心的教诲,二宫连忙低头假意看书,可已经来不及了。

 

“那位靠窗的同学,”年轻的老师笑盈盈地说道,“请你来回答下这个问题该选哪一项。”

 

 

 

 

胡乱蒙对的答案消耗了他多少人品,无从计算。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二宫都在游戏和偶尔听讲中捱过。好不容易等到快下课,大家都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时,老师突然决定点名。

 

啊。教室里泛起轻微的不满声。比起出勤记录,大家更希望能早点下课。

 

二宫倒无所谓,反正他有游戏。只是内心稍微反抗了一下,就默默地又点开了一轮对决。

 

“二宫和也”

 

“到。”

 

听到自己的名字,他随口应了一声。老怪的等级决定了这注定是一场激战。他不能太分心。

 

二宫操纵小人打出漂亮的连击,怪兽只剩一半血条。眼看就要在点名完成之前取得本次胜利,一个名字从老师嘴里轻轻地飘出来,在他耳边炸开。

 

“樱井翔。”

 

“到。”

 

他身边的黄毛举了个手。

 

 

 

 

游戏里的小人血条掉光。GAME OVER。

 

二宫几乎是奔出教室的,仿佛临阵脱逃的士兵,把敌人和怪兽都丢在了脑后。

 

但要说为什么把樱井翔比作敌人,他又弄不清。

 

可能是对方刚才冷淡的眼神和态度?

 

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当年……

 

“同学,你要A套餐还是B套餐?”橱窗内戴着白口罩的大叔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你也可以试试新出的夏季限定套餐,配有蜜瓜沙拉哦。”

 

二宫这才意识到自己正拿着餐盘站在食堂的打饭口。他向来胃口不是很好,这个点也还早,他根本吃不下什么。但都站到这里了,后面还排了几个人正等着,他下意识地伸手进裤袋里掏饭卡,却发现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尴尬了。

 

他本来就没打算来食堂吃饭。他本意是下课后回到自己租的房子里,一边吃着在路上就点好的外卖,一边看昨天租来的电影,渡过单身狗轻松的夜晚。可因为樱井翔的出现,他的计划都乱套了。

 

正想着,一头扎眼的黄发突然出现在窗口边。

 

樱井对着里头的大叔点点头,“泷桑,两份夏季限定套餐。”

 

 

 

 

 

 

 

二宫和也表示自己只能吃下蜜瓜沙拉。

 

可樱井翔还是坚持买了两份套餐。

 

“我也想吃蜜瓜沙拉。”他说。只有吃是他绝对不能让步的。

 

他拿着餐盘找了位置坐下,就见二宫也小心翼翼地跟了过来,在他对面坐下了。“不打包回家么?”他早就看出二宫的不自在,言下之意告诉他不用勉强和自己吃饭。

 

“啊,”二宫一愣,转而有些不好意思,“你怎么知道我经常打包啊?”他显然没有理解他说话的涵义,傻乎乎地说着自以为是的话。

 

樱井很早就注意到了,二宫其实是个挺聪明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又有点傻气。

 

以前他特别喜欢二宫和也这一点。他鼻头圆圆的,瞪着眼睛茫然的样子像只小狗,让人想要抱在怀里揉一揉。

 

可现在,樱井翔心里却生出一丝烦躁。

 

他还是这个样子,看见这样的他,心里就像被羽毛挠了一样痒得难受。

 

还是喜欢他啊。他不甘心地想。尽管这个人这么多年也没尝试过联系他,尽管他坐在他身边,他也认不出他。可是一旦见到他,还是觉得喜欢他。

 

他突然觉得嘴里的蜜瓜有点涩。作为报复他可不可以小小地刁难一下他呢?

 

“二宫桑是哪个系的?”

 

“我啊,我是软件工程的。樱井桑呢?”

 

“金融。”

 

“我们都是今年升的大三吧,啊,真是神奇啊,没想到在一个学校两年了,都没有认出对方来呢。要不是老师点名,我真的还认不出樱井桑了。”

 

语言真是个微妙又直白的存在。他们上次见面,分明还可以互相叫对方nino和sho酱,现在却只能用敬称划清界限。

 

“我经常看到二宫桑哦,食堂也好,教学楼也好,”樱井翔若无其事地啃了口猪排,“几乎每次都来食堂都是打包啊。”

 

“诶,樱井桑早就认出我了?”

 

“也就这个学期吧,大一大二的时候我们应该在不同的校区。”

 

T大有三个校区。两个小校区比较偏僻,分别容纳文理科的新生。主校区在城市中心,由于不再提供宿舍,周围的房租价格又较高,学校只安排更具工作能力的高年级学生在此学习活动。

 

“啊,是这样,我都没注意呢,”二宫尴尬地笑笑,“主要是怎么也没想到,呃,你会去把头发染成这样,而且还打了耳洞。”他说着顺势摸了摸他自己的耳垂。那儿从刚刚上课的时候就泛着红,不知怎么到现在也没消下去。

 

樱井翔别开视线。

 

“可是,以前从来不觉得你会染发呢。”二宫似是感叹道。

 

一种仿佛很了解自己的语气,让樱井翔有点不快。“是么,那你觉得我会干什么?”

 

“诶?”对方没想到他会反问,有点措手不及,“啊,也没什么啊,”二宫抓了抓小臂,他不自在的时候总会做些这样的小动作,“我的意思就是,樱、樱井桑怎么突然想到去染发呢?”

 

是了,这样问才对,不要装作很了解他的样子。

 

樱井翔细细地咀嚼着嘴里的饭菜,思考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其实随便给个答案就好:只是一时兴起,最近似乎很流行。但他没有这么说。

 

“大概是因为喜欢的人说好看吧。”说完,他看见了对方迅速暗下去的眼神。

 

这餐饭吃的着实是有些艰难,他想,不论是对自己而言,还是对二宫和也而言。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