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森森森森诶

会长大人是执事 三

一.

Johnny’s Cafe坐落于闹市区外沿的某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

 

由于店长抠门,疏于推广,本是名不见经传。可近年来它在女高中生之间人气却渐渐高起来,原因是这里不仅提供口味出众的芝士蛋糕,还有多款可爱帅气的执事任君挑选。

 

大野智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快三年,依然不太清楚这些女孩子究竟喜欢自己哪一点。

 

他为两位姑娘拉开沉重的木框玻璃门,鞠了个躬,目送她们离开,看着她们因为自己一句告别的话害羞而满足地微笑。

 

“女性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生物啊。”他心里默默地想。

 

同样让他不解的,还有身为同事的二宫和也。和女生们形成鲜明对比,这位同事平时就对人冷淡。

 

“为什么二宫君对我好像比以前还要凶了,是因为樱井君的原因么?你吃醋了么?”他把刚刚两位女生帮他分析的答案拿来问二宫和也,得到了二宫执事恶狠狠地否认。

 

“他是我什么人我要因为他吃醋?”

 

“我不爽是因为大野君你抢了我的五万元奖金好么。”

 

 

二宫和也深深地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

 

店庆周以几票之差错失第一名的奖金不说,第二名的奖励竟然是双人温泉旅馆一泊二日代金券。

 

他从老板手中接过时忍不住问这是哪个超市的积分奖品,被老板赏了一个板栗。

 

“积分奖品怎么了,积分都是店里买材料一点一点攒的,其他人要去还得自己掏腰包呢,”老板吹了吹自己的拳头,“我看你是没有女朋友,找不到人一块去吧。”

 

一个单身狗突然就讽刺起另一个单身狗来。

 

二宫和也同时在肉体和精神上遭到了攻击,内心正波澜壮阔地算计着怎么反杀,一直站在身后的人就凑上来,不由分说地从他手里抽了一张出来。

 

“……世界第一清凉泉,位于XX县XX山间,”樱井翔读起了代金券上的文字介绍,“……旅馆周边草木茂盛,夏季湿润多雨,每至夜晚清晨,有凉雾弥漫……东面清凉池水温常年在四十度上下,且池内泡有薄荷等消暑草药,是您夏日放松身心,避暑纳凉的好去处。”

 

二宫和也发现樱井翔尤其喜欢读说明类的东西。咖啡店里的执事手册他也看得十分起劲,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他声情并茂的朗诵并没有得到二宫执事的赏识。二宫和也忍不住吐槽:“为什么你要像小学生一样把每个字都读出来?”

 

樱井翔却假装没有听到。他伸手揽过他的肩膀,故作亲热地说道:

 

“高冷毒舌精明腹黑全宇宙第一抖S的二宫和也执事,请你带我去泡温泉好不好。”

 

 

 

 

二.

二宫和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和樱井翔一起泡汤。

 

他之所以同意樱井翔的提议无非是因为对方是对他打工业绩做出了卓越贡献的重要客人。生意场上尚且还需要请顾客吃饭喝酒,他如果连一张温泉券都不肯给,实在显得小气。

 

可他也还没忘记对方是个以抓住自己把柄为乐的不良。

 

这就导致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他一方面没法把樱井翔当普通客人或朋友对待,另一方面,两个人的交往却越来越频繁深入。

 

这份微妙的关系让二宫和也着实矛盾起来。

 

出发前一天是周五。他刚放学回家外面就开始下雨,直到半夜都没停。那时他还想着干脆以此为由取消行程好了。可他拿着新换的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半天,才发现他们还没交换过联系方式。

 

第二天早上起来,天又彻底放晴了。二宫和也只好硬着头皮赴约。

 

温泉旅馆开在邻县的山里,从本市出发坐大巴过去要大约一个多小时。二宫和也达到约定的站点时,樱井翔已经等在那了——他挎着黑色的背包,读着手里的一份宣传册子,黑色的T恤扎进迷彩裤里,袖口处和裤脚都挽起,露出线条结实的手臂,显得一双腿修长。

 

见他来了,樱井翔收起小册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神情变得有些微妙。

“会长,你的私服……竟然这么随意。”

 

说随意真是给他面子了。

 

二宫和也平日里不是穿着学校的制服,就是店里的西服,总一副衣冠楚楚的精明模样,让人难以想象他的衣橱里还会有这种过时的短袖和运动裤。脚上再搭配一双老气的凉鞋,背影根本和公园锻炼的老大爷没有半毛钱差别。

 

真是仗着这张脸好看啊……樱井翔想着,不由得又多看了几眼他的脸。

 

二宫和也对穿着本来就没有太多讲究,听见对方这么评价只回了一句:“你倒是打扮得比在学校还仔细一些。”

 

“和会长出游嘛,当然要注意一下形象。”

 

“鉴于你在学校也经常缠着我,请你也注意一下在学校的形象。”

 

“……”

 

车站人不多。等车到站,两人上了车,车上位置也绰绰有余。二宫和也本想分开坐,但樱井翔理所当然地跟着他一起坐在了车尾。

 

两个人坐在一起也没啥好说的。二宫和也干脆闭目养神,把樱井翔晾在一边。

 

樱井翔默默地干坐着。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一排排绿色,眼见大巴已经开出城了,就想怎么才能和他的会长大人搭上两句茬才好。

 

没想到过了一会,会长大人自己倒开了金口。

 

“你是什么血型的?”

 

“A型。会长呢?”

 

“一样,A型。”

 

樱井翔不明就里。这是要开始互相了解对方基本信息了么?他下一步是不是该问一下他的生日是几月几号,家住何处,有无对象?

 

他试探地问:“你是想说我们同为A型血所以很合拍?”

 

“我是想知道同为A型血为什么蚊子不咬你。”

 

樱井翔低头仔细一看,二宫和也的手臂上已经被叮了两个粉色的蚊子包。

 

“大概我皮糙肉厚,需要防蚊液么?”

 

二宫和也就是这个意思。他见樱井翔很上道地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正要接过来,对方手却一收。

 

樱井翔满脸戏谑地问:“你拿什么来换?”

 

“哈?”二宫和也皱眉,“你想要什么?”

 

既然被这么问了,樱井翔倒要认真思索一下。边想,还忍不住一边看着眼前这位明显不悦的会长大人。

 

车尾的空间本就狭小,前排的座椅高度足以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形成一个半封闭的空间,得以让樱井翔肆无忌惮地盯着二宫和也。

 

他的上衣大概穿了有些年月,领口被洗松了,斜斜地挂在肩上,露出漂亮的锁骨和肩头。胸口的肤色比手和脸上还要白,喉结随着他说话吞咽上下移动,阳光里脖子上浅浅的纹路和绒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样一副颈项不知道咬上去是什么感觉。

 

“想要什么啊……”他喃喃道,下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尖。

 

二宫和也被他看得不耐烦,顺手抽出他放在背包侧面的宣传册,拍在他脸上。樱井翔吃痛叫了一声,也一把抓住了二宫和也的手腕。

 

“会长。”他的声音闷闷地从宣传册下传来。

 

“不许用那种下流眼神看我。”

 

“好,你先把这个拿开。”

 

“你先把手松开。”

 

两个人都不肯让步,以古怪的姿势僵持了一会,有人的手机响了。

 

二宫和也单手接了电话,就听见相叶雅纪咋咋呼呼地问他要不要现在一起出去玩。二宫和也以有事回绝了他,并提醒他如果有空可以去学生会帮忙处理期末的各项杂物。

 

相叶雅纪嚷嚷着说有两张什么票可以一起用,但汽车里噪音大,二宫和也没听清就挂了。

 

“会长,”樱井翔听见他挂了电话,偷偷露出一双眼睛,从画册后面看着他,“我知道想要什么了。”

 

“什么?”

 

他眨了眨眼。

 

“我想要你的手机号码。”

 

 

 

 

三.

大巴在田边停下来已是下午三点,两人下车步行一小段路,终于到了温泉旅馆。

 

旅馆门前两边各挂一只白色的大灯笼,大门的门檐上还湿哒哒地滴着水珠,显然才下过雨。两人踩着石子路进去,有一位穿着藕荷色和服的美妇笑盈盈地把他们迎进门。

 

拿出证件和票,二宫和也说之前已经预定过了,并报了姓名。

 

“啊,是的,二宫先生和樱井先生,最近用这种代金券的客人很多呢,”老板娘接下他们的券,要了证件登记,递了房间的钥匙,“清凉泉开放到晚上十点半,普通温泉开放到十二点,这二位的房间牌,沿左边的走廊走到尽头便是。”

 

樱井翔饶有兴趣地说要去泡汤。二宫和也却觉得有点困了,说让他一个人去,自己先睡会。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二宫和也再醒来时,手机正嗡嗡地响个不停。二宫和也眯着眼抓过手机,也没看是谁打来的就按下接听键。

 

“嗯?”他睡得有些迷糊,闭着眼勉强发出一个音节。

 

电话那头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有人试探地问:“还没睡醒么?”

 

电流里的声音既陌生又熟悉。二宫和也揉着太阳穴有些迟疑,喃喃地问他是谁。

 

樱井翔从来没听过他这样黏腻地说话,觉得无比可爱,就试着换了个方式叫他。“这就很过分了小和,睡一觉就听不出我的声音了。”

 

“哈?”被这么一叫,二宫和也总算意识到不妥了,看着越来越清楚的天花板,他终于清醒过来。

 

“樱井翔,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

 

“会长,你刚刚迷糊的声音特别可爱。”

 

“闭嘴。”

 

“要来泡汤吗?”

 

“你还在泡?”他看了眼手机的时间,都快五点了,“还能玩手机?”

 

“早出来了,想着你在睡觉才一直忍耐到现在再给你打电话的。”

 

“会长,来温泉旅馆一直睡觉的话太浪费了,这个清凉泉挺不错的,我们晚饭前一起泡一次吧。”

 

樱井翔这番邀请倒是很诚恳,也很有建设性。二宫和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他挂了电话,起身收拾了东西,就按照店里的指引,往温泉走去。

 

才走到一半,手机又响了。

 

二宫和也看着屏幕上闪烁的“S.S”一阵火大。

 

“你最好有事。”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么?”

 

“电话费很贵。”

 

“那你把邮箱和line的账号告诉我,我发简讯给你。”

 

二宫和也不和他废话,只问他在哪。

 

樱井翔回答在庭院里乘凉,又问二宫和也走到哪了。二宫和也说走了一半了,在一个长廊里,具体也说不上是哪。

 

正走着,后面突然有人说话。

 

“横山,我们的房间到底在哪啊?怎么还没有找到?”

 

“店员说的是往这边走啊,难道还在前面么?诶,相叶桑,不是左边吧……”

 

二宫和也一听吓了一跳。

 

相叶雅纪和横山!?一起来泡汤!?

 

这个组合之怪异,堪比他和樱井翔。

 

二宫和也立刻想起在大巴上接到的相叶雅纪的电话。原来他说的有两张票指的就是这个。他当时想着哪有出发当天来邀请别人的。没想到还真有人跟着他一起来。

 

不想让那两人发现自己,二宫和也加快脚步往前走。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前面也来了一小拨人。

 

“山田君你先去餐厅点个菜……这次小智不肯来泡汤真是亏大了,明明很凉爽,一点也不烫。他还一个劲地说会晕汤,哎,你说怎么没看到二宫那小子和樱井君啊……”

 

二宫和也停了下来。

 

前方那位穿着花花绿绿的风骚浴衣的不是自家老板又是谁?老板手里还摇着一把团扇,四周围着几个一起打工的店员,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山田君。

 

前有咖啡店的打工同事,后有学生会同仁,撞到一起后果不堪设想。

 

他还举着手机,下意识地问了句:“樱井,你还在么?”

 

“在啊,怎么了?”

 

二宫和也先是惊讶于自己第一反应是寻求他的帮助。可他很快就意识到,如果樱井翔也过来了,被相叶和横山看到反而更加麻烦。

 

他为什么要答应樱井翔带他来什么温泉旅馆啊!

 

“你赶紧回房间,别在外头晃悠。”

 

“哈?”

 

他来不及多说,趁着身后相叶和横山还在旁边的过道里没找来,低着头快步往回走。

 

手机里传来对方的询问,他无暇顾及,只注意听着身后的动静,不留神就撞在了一个硬邦邦的人身上。二宫和也正要道歉,抬头正和樱井翔看了个对眼。

 

“怎么了?”樱井翔脖子上还挂着毛巾,看见他放下手机问。

 

二宫和也让他不要说话,拽着樱井翔躲进过道。眼见着老板被众人簇拥着笑眯眯走过,才稍稍松口气,小声说:“学生会和咖啡店的人都在这里。”

 

樱井翔几乎是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你不想让他们撞在一起?”

 

“当然了。”

 

“喂喂,会长,你不是说无所谓打工的事情被人发现么?”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那我干嘛也要躲起来?”

 

“因为我们俩在一起的事也不能被学生会发现……”

 

他还在说着,肩上被带了一下,人就落在了对方怀里。他还没来得及反抗,头上立刻被一条毛巾罩住了。

 

“樱井翔?!”

 

“嘘,你们学生会的人来了。”

 

二宫和也这才克制住揍他的冲动,安分地贴在他胸口。樱井翔身上传来隐隐的薄荷味,一闻就知道是泡过清凉汤的。

 

因为动作大,他的前襟被扯开了一些,二宫和也被迫近距离地欣赏了一下此人的身材。只是还没完全看清,脑袋上就被揍了两下。

 

“靠……”

 

对方却拍了下他的背,提醒他不要说话。

 

只听相叶雅纪突然叫起来:“樱井君?!你……你怎么在这里!?”

 

 

相叶雅纪和横山没找到房间正返回走,遇见不良揍人着实下了一跳。

 

他在学校的时候隐约听见传闻,说二宫和也最近与樱井翔走得颇近,他还很好奇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哟,”樱井翔冲他们打了个招呼,沉着声回答,“带小弟来玩的,他不听话到处跑,差点找不到人,我教训两下。”

 

“啊……”他点点头,心想他不说他也看的出来。

 

只是,二宫和也那家伙和这个人厮混在一起真的没问题么?今天叫他一起泡温泉也不来,不知道在做什么可疑的事。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打量面前的两个人。

 

双方不是很熟,遇到这样的情况更是搭不上话。横山见樱井翔冷眼盯着自己,一副你们怎么还不滚的模样,赶紧拉着相叶雅纪告辞,心想今天总算是亲眼所见,把樱井翔这个不良的称号坐实了。

 

他的前辈相叶雅纪还搞不清状况,边走边不住地回头。“为什么揍小弟要用毛巾包住脑袋?”

 

“额……可能是某种江湖规矩吧,”横山哪里知道,只有胡乱搪塞,一面劝前辈不要再看了。

 

却听见相叶雅纪自言自语:“可是,樱井翔那个小弟的背影,看着有点眼熟啊。”

 

 

 

 

 

 

四.

樱井翔一路按着二宫和也的脑袋走回房间,两人姿势怪异,引得数位经过的路人都投以惊愕的目光。老板娘以为出了什么事,上前来询问。樱井翔这下只好说是两兄弟闹着玩的。

 

“这位客人是不舒服么?”老板娘有些怀疑。

 

果然樱井翔看起来还是很像不良,很难取得他人的信任。

 

二宫和也只好亲自出马,稍稍撩开毛巾,强迫自己冲着她笑了笑。“没不舒服,我们真的就是闹着玩而已。”

 

老板娘一看,毛巾下面藏着的根本就是个笑容纯善的美少年啊。再仔细瞧另外这位,虽然染着黄发,打了耳洞,但也是个帅气十足的小伙子啊。两人一个羞涩,一个尴尬,再看这姿势……

 

老板娘只得感叹着现在年轻人的情趣不同了,一边立刻让了路。

 

 

 

好不容易躲回房里,二宫和也决定不再出去了。樱井翔点了餐让人送进来,两人就在房里把晚饭解决了。

 

“真的不去泡泡汤了?”樱井翔问二宫和也。两人吃完饭也没哪里可以去,瘫在榻榻米上百无聊赖。

 

“算了,本来也没有特别想泡。”二宫和也说。这是实话。他其实和大野智一样,有点晕汤。

 

“那你这次来单纯是陪我了。”

 

“谁让你是我重要的客人呢。”二宫和也虚情假意地回答。

 

“其实重要的客人还想和他的执事大人一起泡汤来着,不过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约吧。”

 

二宫和也想哪来的下次。脑海里却忍不住又浮现出刚刚对方浴衣里的身体和对方身上淡淡的薄荷味。

 

啊,好在即使他控制不住自己想什么,依然能保持面不改色。

 

他淡定地捧着碗喝了口汤。

 

“只是没想到我们这就算是在一起了啊。”

 

二宫和也听他这么一说,差点把汤吐出来。“谁说的?”

 

“你自己说的,不能让学生会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我绝对不是这么讲的。”

 

“是。”

 

“不是。”

 

“是。”

 

“不可能。”

 

“诶,说话不算话。”

 

二宫和也懒得和他虚与委蛇:“就算我说了,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交往?”

 

樱井翔揉揉鼻子,思考了一下。“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

 

“考虑你妹。”二宫和也一气之下,把屁股下的坐垫丢到对方脸上。

 

樱井翔扯下坐垫,舒舒服服垫在自己身下。

 

“不过,像我这样,能得到二宫会长追求的人肯定再找不到第二个了。”他洋洋得意。

 

二宫和也本想冷笑两声讽刺他自作多情,但语言上的攻击向来对樱井翔不起任何作用。

 

他起身,坐到樱井翔身边。那人还毫不自知地躺着。二宫和也俯下身去,直到能一根一根地看清对方的眼睫毛,才停下。

 

樱井翔果然愣了。脸颊上也少有地浮起一层薄粉色。

 

他还从来没见过脸红的樱井翔。

 

二宫和也玩心大起。

 

“你的确是独一无二啊。”他眯起眼睛对他说。

 

他们也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对视过。

 

樱井翔只觉得心跳突然加速,下意识想往旁边躲,二宫和也却突然出手,他的鼻子就被人狠狠捏住了。

 

“樱井翔,”二宫和也咬着牙他一字一句地说,“敢打我的人,除了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房里传来打闹声。老板娘踏着小碎步经过时,听见有人嘶嘶喊痛,不由得红了脸。

 

她目不斜视地朝前走着,心里却感叹,现在年轻人的交往,都如此激烈了啊。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