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森森森森诶

会长大人是执事 二

(这部分其实是接上一章的……因为上次少发了一段……干脆就补在这里了 这其实就是个日常番……)

这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周六。

 

气温从周初就开始慢吞吞地往上爬,到了这一天的午后已经有些穿不住长袖了。步行街上的女孩子早早地穿起漂亮的夏装,咖啡店里的雪球和绵绵冰也变得热门起来。

 

二宫和也从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就见刚刚逛街回来的老板正隔着吧台打量他。

 

“执事一年到头只有这么一套衣服穿么?”他似乎终于把他看腻了。

 

二宫和也调整着领结,漫不经心地回答:“只要预算允许,您想买几套都可以。”

 

老板撇嘴。“就是没钱嘛,”他含泪拎起刚买的衣服,痛心疾首,“净知道戳我痛处,一点也不可爱。”

 

“您想要可爱的回答,就不该找我说话。”他看都没看他,对着吧台里的镜面把领子整理好,便低头去查看刚递上来的订单,“雪域咖啡,芒果慕斯和草莓汁,您动作快点,今天的客人很多。”

 

切!

 

老板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一点也不可爱的小孩!要不是看在他受欢迎的份上,他早就把他给炒了!

 

他转过身去,对着另一个刚换好衣服的男孩笑了笑:

 

“山田君,这套礼服是不是都穿腻啦?下次我们玩点新花样吧!”

 

 店里的生意也出奇地好。二宫和也如往常一样穿梭在座位和吧台间。

 

一切看起来都无比顺利。直到墙上的挂钟敲响了命运的三下。布谷鸟探出头来叫了三声,门口的风铃就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二宫和也正巧站在门边,听见声音便习惯性地向前鞠了一躬。

 

“欢迎回来,少爷,下午好……”

 

话还没说完,他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少爷?

 

少爷?

 

少爷?!!!

 

来自男校的二宫和也能安心在这打工的原因是——顾客几乎都是女性。二宫和也盯着那双板鞋,慢慢地抬起头来。

 

 

破洞的牛仔裤,印有标语的白色T恤,腰间系着黑色的夹克,背头,笑起有点嚣张的脸。


草。

 

“你也下午好啊,会长大人。”

 

 

 

二宫和也仿佛看见了世界的尽头。

 

 

 

 

 


一个堂堂学生会长在执事店里打工,怎么想都是很奇怪的事情。

 

二宫和也从入店打工的第一天开始,就无时无刻不在做着被人发现的准备。一旦暴露,绝不能遮遮掩掩,反让对方觉得抓住了他的把柄。

 

他强装镇静,伸手为樱井翔引座。

 

桌上的柠檬水早就倒好了,可来人还在翻着菜单,二宫和也想逃不能逃,只有硬着头皮立在那,如芒在背。

 

“你不打算和我解释点什么吗?”樱井翔一边细细地看着菜单,一边问旁边立着的人。

 

“解释什么?”他明知故问。

 

“解释你为什么穿成这样。”

 

“为了打工。”

 

樱井翔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执事咖啡店?”

 

“对啊。”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坦然。

 

然而游走的眼神,紧绷的脸和发红的耳廓都没能逃出樱井翔的视线。

 

“不怕我去学校乱说?”

 

“随你怎么说。”

 

“传出去对你学生会长的工作有影响吧?”

 

呵呵。“谁稀罕这个会长。”这倒是实话。

 

二宫和也表现的是真不在乎。可樱井翔倒是更好奇了。

 

他无意间走到店门口,往里扫了一眼就看见了玻璃橱窗另一面的少年——他穿着合身的黑色礼服,戴着眼镜,说话时偶尔皱起眉头,精明能干的样子和坐在学生会办公桌后面的他一模一样。

 

 

只是那时候他是个boss,而在这里他是个执事。

 

有趣。

 

樱井翔故意又细细地把菜单看了一遍。

 

除去菜品的价格,角落里的几行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Johnny’s Cafe

 

遇见你的专属执事。

 

想和你的专属执事互动?现在就加入Johnny’ Cafe Club,一起开启心跳的冒险旅程吧!

 

妈呀,这羞耻的台词,哈哈哈哈哈。

 

“菜单上说我可以任选一个执事一起玩游戏?”

 

“会员,累计消费满三万,单笔消费满四千才行。”

 

“哦,那就麻烦会长大人带路,帮我办个会员吧。”

 

 

 

二宫和也很焦心,二宫和也很忧虑,二宫和也正在崩溃。

 

24点向来都是他擅长的游戏,但今天情况实在有些特殊,他无法集中精神计算,让对方连赢两局。

 

这个樱井翔不是不良么!怎么算术这么好!

 

他死命地盯着面前四张牌,这次只差一点了……

 

“来,樱井先生,您的会员卡请收好!”

 

他的思绪就这样被老板的谄媚打断了。

 

“(2*3)*(8/2),我已经赢了三局了,没有继续比下去的必要了吧?”樱井翔叼着吸管喝了口冰咖,松开嘴时管口被咬得瘪瘪的。

 

“呵呵。”

 

身后的男人满面欢喜地把充满值的会员卡递给樱井翔,回头瞥见二宫和也半死不活的表情,顿时涌起一股恨铁不成钢的心绪。

 

“啧,笑一笑会死啊,人家充了很多钱咧。”

 

“又不是给我的钱。”

 

老板不再理他,回头堆上笑容送了一叠芝士蛋糕给樱井翔。

 

樱井翔对芝士蛋糕很感兴趣,小小一碟,三下五除二吃了个干净。二宫和也有点意外。

 

“没想到不良少年也喜欢甜点。”

 

“没想到会长大人一局都没有赢。”

 

“……”

 

“你又是在这里打工又是做学生会长的不要紧么?”

 

“要不你来做?”

 

樱井翔真的想了两秒钟。

 

“算了,麻烦,”然后他又说,“谁也不会有你合适,因为你是……”他低头看了眼连同会员卡一起递上来的执事手册,上面过于繁复华丽地介绍着店里的每一位执事,“高冷毒舌精明腹黑全宇宙第一抖S的二宫和也执事。”

 

“……”

 

二宫和也好想变成空气。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樱井翔这么问,二宫和也才想起来玩游戏是有筹码的。

 

“我能两个都听一下吗?”

 

樱井翔托着腮冲他摇头:“这样做是犯规的,会长大人。”

 

“可我现在是精明腹黑第一抖S的执事。”二宫和也破罐子破摔。

 

樱井翔没有想到他这么不要脸。

 

“真心话很简单,”他放下细长的勺子,“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打工,我很好奇。”

 

“大冒险呢?”

 

“大冒险就来点实际的,”樱井翔想了想,漫不经心地用食指敲了敲桌子,“我的说唱社不想换活动室。”

 

“108归你们说唱社,我准了。”二宫和也毫不犹豫地说。

 

这下轮到樱井翔愣了。

 

“诶?就这样么?”

 

“你还想怎样?”

 

“可上次我去找你,你的意思似乎是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上次你是个搞不清状况的社长,这次你是充了钱的白金会员。”

 

“这样。”

 

“嗯。”

 

“假公济私?”

 

“你去告发我啊。”二宫和也冷笑。他似乎已经完全适应过来,之前暴露的窘迫早已不见了。

 

告发可是好学生才会做的事。

 

不良少年樱井翔才不想做。能抓住会长大人的把柄并以此捉弄他,一定会非常有趣。

 

樱井翔也看着二宫和也。

 

巴掌大的脸,挺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要不是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别扭性格,和时不时流露出的精明模样让人感到不爽,他应该还是很受欢迎的吧。

 

他坐在桌边思考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摸下巴上的一颗痣。惹得樱井翔也想试试那颗痣摸起来究竟是什么感觉。如果能顺势捏住他的下巴,尝一尝他那对薄薄的唇是什么味道就更好了……

 

“还有什么事吗?”二宫和也被樱井翔看得不舒服。

 

被迫中断了遐想,樱井翔不满足地皱了皱鼻子。

 

“你这样都不肯把在这里打工的原因告诉我,让我好在意啊。”






二.

 

横山委员发现自家的会长最近和不良少年樱井翔走得颇有些近。

 

学生当中也传出奇怪的流言,有人说二宫和也连不良少年樱井翔都能收服,可见其手段狠辣;也有人称他们是合作关系,强强联合,黑白通吃,准备一统校园江湖。

 

横山听了很是困惑,他把困惑向自家会长报告,得到了会长大人的全面否定。

 

“横山君,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正在准备期末演讲材料的会长大人停下手里的活,扶了扶眼睛,“给你打个比方,我们学生会,表面上一把手是这个人,但实际上谁说了算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拍着旁边桌上摆着的相叶雅纪的名牌。那张桌子因为长时间没有人坐,布满薄薄的灰尘。

 

二宫和也摸了一手的灰,只好嫌弃地拍掉,并让横山有时间擦擦桌子。

 

“才搬来一个月怎么就脏成这样。”

 

嘀咕着,门口就出现了一个人影。二宫和也条件反射一般马上走过去,也不等那人进来,就拽着他往外走,顺便带上了学生会的门。

 

横山手里的抹布还没有打湿,看着自家会长匆匆忙忙的样子,用脚趾头也能猜到门口那个一头嚣张黄发的人是谁。

 

可是会长啊,横山君一边擦桌子一边想,这个学生会表面上的一把手也是你啊。

 

 

 

 

二宫和也一直把樱井翔拽到走廊的尽头才停下来。

 

一路上也遇见几个学生,看见他俩拉拉扯扯都和见了鬼一样跑开了。二宫和也顿觉一阵无力感油然而生。横山问他是不是最近和樱井翔走的近,他能怎么回答,这就是事实啊。

 

自从知道他在执事咖啡店打工,樱井翔就频繁关顾。

 

每次去无非就是喝点饮料,吃点甜点,两个人一起玩玩牌,斗斗嘴。

 

要是换做二宫和也,才不会花钱做这种事。所以他免不了好奇,樱井翔会这么做到底是看上了他什么。

 

“隐秘关系带来的刺激感。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只有我知道,想想就觉得很兴奋。”樱井翔吃着芝士蛋糕如是回答。

 

“我觉得芝士蛋糕似乎更让你兴奋。”

 

“放心,你也一样让我兴奋。”

 

“……”

 

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老板倒是一见到樱井翔就像见到财神爷一样眼睛放光。如果樱井翔偶尔有几天没来,他就会缠着二宫和也问这问那。

 

“樱井君今天怎么又没有来,你是不是让他不高兴了?”

 

“他长得这么好看,又是白金会员,你稍微顺着点他的意嘛,不要总是和他斗嘴。”

 

“你看你这副表情,这么对我也就算了,对樱井君也这样,不出一个月人家就对你失去兴趣了。”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二宫和也都是自动屏蔽对方说的话的。况且他巴不得樱井翔对他失去兴趣。光是想着学校里有这么一号人物知道他在这打工就够麻烦的了。

 

可老板每次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和气才能生财嘛,干嘛和钱过不去呢?”

 

 

二宫和也承认,在店里他应该尽量服务客人,但在学校里,樱井翔还是必须听他的。

 

“不是和你说了在学校里不要来随便来找我么?”他小声地责备道。

 

“为什么不能来找你?”

 

当然是因为不希望一个抓着自己把柄的人天天在眼前晃来晃去。

 

“因为你不是喜欢不为人知的隐秘关系么?”

 

樱井翔一听,忍不住笑出了声。“就算这样他们也猜不出来我们真正的关系是什么呀,那些传言我都听过,没有一个是哪怕接近一点点事实的。”

 

“再说了,你不是也享受这种他人给你塑造的阴暗形象么,毕竟之前你的风评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你完全没有想要改走亲和路线啊。”

 

尽管站在暗处,但二宫和也还是觉得自己被面前的这双眼睛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人真是讨厌啊,他这么一点暗戳戳的小心思也要捅破。

 

“废话少说,找我干嘛?”

 

“想要我不来找你,就快点换个新手机,天天让我来给你传信,我也很累啊。”樱井翔说着靠在墙上,掏出手机,把咖啡店老板之前发给他的邮件给他看。

 

二宫和也的手机坏了,最近老板都让樱井翔代为传达消息。他一眼就看穿这是老板给樱井翔发软广的借口。而樱井翔也正好十分乐意来骚扰他。

 

“似乎是通知你早点去店里准备五周年的店庆。”

 

“店庆?”二宫和也在执事咖啡店打工还不到一年,对于周年店庆不是很了解。

 

“嗯,这不写了么,庆祝活动为期一周,除了菜单七折之外,七天之内获得最高人气的执事将获得五万块的奖金。”

 

 

 

 

 

每年六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是执事咖啡店的店庆周。因为有各种折扣和活动,客流比平日要大,打工也必然变得繁忙。

 

即使有樱井翔的提前告知,二宫和也还是因为学生会的事务耽搁了半个小时,等赶到店里换好衣服出来时,就看见樱井翔已经在老位置上坐好了。

 

这家伙倒是闲得很,一放学就来了。

 

他最后整理了一下领带,准备上前。

 

“前辈您终于来了,5号桌要麻烦您接待一下。”山田突然叫住他。

 

“诶?7号桌,我不用去么?”

 

“樱井君的7号桌那已经有人了。”

 

二宫和也再望过去,这才发现樱井翔面前除了一杯咖啡,一盘芝士蛋糕之外,已然站着一位执事了。

 

这位执事的肤色之黑,犹如在大海上暴晒了一个月。衬衣也不好好穿,袖口几乎卷到上臂,却有模有样地举着画板和铅笔,刷刷地快速画着什么。

 

“小智终于肯从那艘破渔船上下来了,”老板经过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你因为来晚了我不好让客人等,就叫小智帮你顶着了,但你可别松懈啊,樱井君应该已经告诉过你店庆周意味着什么吧。”

 

“五万。”

 

“哎,就记得钱。”

 

店里本就繁忙,老板不多做停留,把山田拿过来的单子塞到二宫和也的手上,又唠叨了一句和气生财,就钻进工作间里。

 

二宫和也为自己感到悲哀。他注定就是个经不住金钱诱惑的男人。

 

 

 

 

二.

 

生活里能引起樱井翔关注的东西实在不是很多。

 

可一旦他对某个事物有了兴趣,必然会全力去做。音乐里说唱算一个,食物里甜点算一个。

 

他能不嫌麻烦加入说唱社担任社长并且为社团配置录音设备,也能为了找一块美味的芝士蛋糕出入几乎只有女生光顾的执事咖啡店。

 

但这些都比不上他最近感兴趣的二宫和也。

 

这个人无论是做学生会会长,还是咖啡店执事,都是一副浑身是刺,不可接近的样子,让樱井翔好生好奇如果一层层剥开他的外壳,会看到对方怎样毫无防备的赤裸模样。

 

他以逗弄他为乐。他偶尔的恼怒和局促就是他的奖赏。

 

同社团的松本润听他这么说,直言这是变态。“我第一次觉得,你果然还是个不良。”

 

大概吧。他心想。可是好不容易找到这么让他感兴趣的人,他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因此当老板笑着把一个漆黑的执事领到樱井翔面前时,他还有些犹豫。他很挑剔,又不是什么人都接受。

 

“大野智,在我们店里的人气不输二宫执事,之前请假出海钓鱼去了所以晒得挺黑……咳咳,非常擅长画画,人物速写很厉害,nino来之前就让他先接待吧。”说着就不由分说地把人按在了座位上。

 

大野智被强行按坐下来不免点拘谨。不像二宫和也嘴皮厉害能说会道,他基本上比较安静。

 

“樱井少爷请您随意,在下这就开始画了。”但他倒是比二宫和也更能接受角色设定。

 

他架好画板,举起铅笔对着他的脸比了一下,几笔在画布上勾勒出轮廓。

 

樱井翔翻翻花哨的执事手册,只见之前一直贴着外出标签的介绍栏被撕开,上面赫然出现了大野智的名字,下面用花体字写着“兼具艺术天分与海男魅力的天然呆执事,绘画与大海是永恒的话题。”

 

樱井翔不免好奇:“大野君经常会出海钓鱼么?”

 

“诶,也不算经常,老板不会给那么多假让我去钓鱼的。”

 

“不是打工么,不能请假?”

 

“我是全职的。”

 

原来是全职啊,樱井翔想,看着肤色,还以为是全职打渔咧。

 

“大野桑已经高中毕业了么?”既然是全职,那年纪肯定比自己大了。

 

“嗯,是的。”

 

“毕业以才后来的这里?”

 

“啊,不,我高中的时候就在这里打工了。”

 

“能冒昧问一句为什么吗?”

 

“因为可以一直画画。”

 

“喜欢画画的话,当漫画家也不错吧。”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大野智微微一笑。“漫画家是画画给很多人看的,而在下只画给少爷看。”

 

不愧是全职,工作非常投入。

 

 

两人正聊着,隔壁桌传来了女生的惊叹声。几个女生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

 

樱井翔朝那边望了眼,就见早就换好衣服的二宫执事被几个女孩子簇拥着,微微弯腰站在桌边,手里飞快地翻动着扑克牌,招式让人眼花缭乱。

 

“请在这副牌中随意抽出一张,好的,记住花色和牌号然后再放回来……”配合他魔术的女孩一错不错地盯着他,面庞微红,而他虽然依旧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表情,但嘴角的弧度足以证明他十分享受这种氛围。

 

他又洗了一次牌,归拢后,送到嘴边假意吹了一下。“好了,现在再请翻开第一张牌,看看是不是刚才的那张。”

 

女孩照做了。翻开一看,又掀起一阵小小的惊叫。

 

“nino在变魔术吧。”大野智头也不回地说,“他对扑克魔术很上手的,你经常指名他,这些应该都看过了吧?”

 

“并没有。”他收回目光。

 

他就只和他抽王八,或者算24点。

 

此时老板推着小黑板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虽然店庆的专门菜单上已经有了介绍,他还是大声地亲自解释了店庆的打折活动,并请在场的客人为自己今天的No.1执事投票。

 

他听见大野智问他打算投票给谁。

“大野桑也想拿到奖金么?”

 

“是啊,所以才挑这个时候回来的嘛。”大野智很坦率地点头。他放下铅笔,从夹克背心的口袋里掏出一块灰突突的橡皮,对着画小心地擦了擦,才取下画纸递给樱井翔。

 

樱井翔接过画。

 

被铅笔速写的少年有着大而明亮的眼睛,头发向后梳起露出饱满的额头,丰厚的嘴唇微微撅着,似乎在说着什么。这大概是他在说话的某一个瞬间的样子吧。

 

“要我说,把您的第一张票给在下怎么样?”

 

任何人收到这样一幅画都不会拒绝作者的请求。更何况唯一能让他犹豫的人连个魔术都不变给他看。

 

他由衷地说了一句好啊,却感觉一道视线冷冰冰地扫了过来。

 

樱井翔抬眼,对上了隔壁二宫和也犀利的目光。

 

 

 

 

一踏进办公室,横山委员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敏锐地察觉到今天的学生会气压异常的底,几个委员坐在位置上连大气都不敢出,而整个低气压的中心,二宫会长,正把手里的键盘敲得啪啪作响。

 

樱井翔连续点名大野智两天,让二宫和也着实是有些不爽。

 

他姑且把这种不爽归为危机感。

 

好个樱井翔,平时没事天天在店里缠着他,关键时刻就倒戈大野智,挡他财路。

 

“这个学期的财务开支总报表是谁做的?”他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横山战战兢兢地举手。

 

“为什么不用excel?算错了怎么办。”

 

横山面露难色。“对不起会长,我……不太会用excel……”

 

“不会用……”他本欲发作,问他学校里的计算机课都教了些什么,但转念一想,到学期末才发现这个问题,自己也有责任。况且横山是他看好的后辈,各方面都还算靠得住,他平时没怎么表扬过他,现在为了一个表格责备他似乎不太近人情。

 

二宫和也对自己认可的人还是会用点心的,都怪樱井翔,扰乱他的判断。他强压下火气。

 

“搬个椅子坐过来,我教你怎么用。”

 

“是!会长!”

 

“好好听,我只讲一遍。”

 

 

 

 

给后辈讲解完最基本的表格制作,午休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学生会一直开着空调气闷,二宫和也便拿了便当到天台上解决。

 

谁知推门上去,才发现天台上已经有人了。

 

樱井翔靠着墙坐在阴凉处,耳朵上夹着一直绿色的铅笔,腿上铺着大开的教科书里面夹着几张纸,不知道在上面涂涂画画些什么。

 

“哟,这么晚还没吃啊。”这就算是打了招呼。

 

“你在这干嘛?”

 

“如你所见,绘画。”他倒不遮掩,还把几张画拿给他看。

 

二宫和也狐疑地接过,看了几眼。

 

“请问这个毛茸茸的雪人是什么?”

 

“龙猫。”

 

“那这个像奶牛一样的呢?”

 

“熊猫”

 

“这个?”

 

“这个是猫啊,这个胡须你看的出来的吧。我可是按照大野桑说的,好好抓住了事物的特征啊。”对方有一种迷之自信。

 

“大野智?”二宫和也笑到肚子痛,之前对他存有的怨气也消了一些。他抹了抹眼泪。“这两天你就在大野智那学到了这些?他要知道你对外宣称是师承他,还不气到吐血。”

 

可对方似乎完全没在意他说什么。

 

“我的画很让你开心吗?”他抬起头问,“之前分明怎么逗你都不笑的。”

 

二宫和也听他这么说,立刻敛了笑容。“得了吧,你净让我生气。”说着把画丢回对方腿上。

 

因为这附近就一处阴凉,他只好顺势在他旁边坐下,拆开了便当。“你稍微往那边去一点,我不要晒着太阳。”

 

樱井翔一边挪动身子嘟囔着说自己画的还可以,一边又给了他几张让他选一张画的最好的。

 

二宫和也咬着饭团翻了翻,竟然都是人物画,丑得差不多,没什么太大区别。越看到后面,他越是咂舌。

 

“樱井翔,就冲这些画,我就要禁止你再和大野智混了,你俩的化学反应太糟了。”

 

“那我和谁的化学反应比较好呢?”对方若有所指地问。

 

二宫和也突然心里一动,立刻昧着良心回答:“我啊。”

 

“你有什么好的,我连你变的魔术都没有看到呢。”

 

“下次开始变给你看啊。”

 

二宫和也难得的刻意讨好樱井翔看在眼里,他同样看在眼里的还有对方面上一闪而过的精明。

 

二宫和也见他不说话,随手指了一张画说“这个最好。”

 

樱井翔便也以同样快的速度,在他无效的抗议中,从便当夹起一块最大的天妇罗塞进嘴里。“那这张就送给你了。”含糊不清地说着将画对折了两下,塞进了二宫和也的后衣领。

 

“谁想要啊!”二宫和也连忙背手去拿,反而让画掉进了衣服里面。

 

樱井翔把其他的画连同书和铅笔一起收好,站了起来。“那接下来几天,请多指教了。”又用书在他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凑上来说:

 

“我保证只忠诚于你,不再找大野智。”

 

 

二宫和也挠着背,看着人扬长而去,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骂娘。

 

 

 

 

放学后,二宫和也带着横山回到学生会对重新做的表格进行了检查。几个需要总和地方他尤其重视,决定亲自计算一下。

 

他顺手从桌上摸出一张纸,翻过来却发现是樱井翔给他的画。

 

无论看几遍二宫和也还是觉得这个人有点丑。

 

“诶?这副眼镜,还有下巴上的痣,这画的是会长吧。”横山凑过来看了看说道。

 

“哈?!!”

 

“当然画得是不好,但是特征还是挺明显的诶。”

 

二宫和也先是又惊又气。而后他就想起了其他几幅几乎丑得一模一样的画像,忍不住又觉得好笑。

 

那个人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画了这么多张啊?

 

真是变态啊。

 

“会长这是谁画的啊?”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这个检查好了?”

 

看着后辈诚惶诚恐地计算着,他把画对半折好收进了办公桌。


评论(10)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