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森森森森诶

会长大人是执事

四月从窗外探入一枝白色的樱花,室内却无人有暇去欣赏她。


几位社团的负责人还在争吵。横山瞟了眼墙上的挂钟,六点了,他们的副会长大人的耐心恐怕是要到头了。


可二宫和也看起来还算淡定。


天气热了起来,房间里的学生都只穿一件衬衣。只有他还穿着深蓝色的校服西装外套,胸前的扣子和领带都一丝不苟地系着。


他坐在正对门的办公桌后,只顾盯着电脑屏幕,面前的几个社长的话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


“我们古典乐团不能够再用之前的活动室了,设施太差,夏天连空调都没有。我们团排练起来人这么多,全靠两个吊扇吹。今年暑假还要参加比赛,我不想再有团员排练的时候中暑了。新修的学生活动室,我们团必须要占一个!”


古典乐团的团长是位长发的同级男生,性子急,说话更急。


二宫和也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听清他的话。“你说的很有道理。”他点点头。


“你们人再多也不会有我们多啊,”另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见状也开口说道,“我们围棋社是承担了全校每周五下午兴趣班的,那么多人,挤不说,隔音效果还差,学员根本没法专注下棋。”


“嗯,的确是个问题。”二宫和也又肯定说。


这么一来,另外几个自然也就忍不住了,也纷纷说要换进新修的活动室里。二宫和也一边敷衍着,一边点下了打印键,角落里的打印机就吱吱地运作起来。他起身走过去,五个社团的团长就立刻跟了过来。


“学校全部的社团活动室示意图,”他把打印出来的文件分了两张给他们,“新的活动室只有十间,在东面信息楼的第三层。这意味着只有十个社团可以使用新教室。”


社长们接过来一数,果然只有十间。“怎么才这么几间啊?这怎么够分?”


“是啊,”二宫和也总算松了口气。刚才他坐在位置上把情况说了无数遍,可这几位只顾着争执,“我们学校有将近一百个社团啊,你们今天就这么把教室占了,明天其他的社团听说了,会怎么想?”


几个人面面相觑。


二宫和也扶了下眼镜腿。“所以,为求公平起见,我今天会把通知发下去,请大家后天下午4点到学生会办公室来登记活动室使用申请,新教室先到先得。”而后又象征性地问了一句,“谁还有意见么?”


古典乐团的急性子团长还有些读不懂气氛。“可是……”


“没有可是了,”他生硬地打断他。他似乎也没有生气,但办公室里的气压明显低了三分。


“想要新教室,后天下午早点来。”


这下没人再反对。


二宫和也这才扯起嘴角,安慰道:


“人数多的大团会优先考虑,这点我也会写在通知里。好了,就这样吧,大家早点回家。”






老实说,二宫和也一直都没有很想当这个学生会的副会长。


所以在相叶雅纪第一次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无情地拒绝了他。


“为什么!?”相叶雅纪痛心疾首地问,“为什么要拒绝我!你知道我是真心的!”


“呵呵,做你的副会长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我可以想象。”


相叶雅纪还在组织部的时候就以玩忽职守著称。他是怎么当上会长的,二宫和也很想不通。


“你以为我想当这个会长啊?”第二次来找他,相叶雅纪又开始叫苦,“还不是因为他们觉得我特善良,好说话。要是没个心狠手辣的副手,我就被他们玩死了!”


他趴在图书馆一楼的窗台上垫脚往里探,阳光里的少年苦恼到让人可怜。


二宫和也还坐在靠窗的桌子边,听他这么说,觉得也不无道理,便起身关了窗户。顺便拉上了窗帘。


然而他最终还是没有逃脱相叶雅纪的魔爪。


他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后他还是动摇了。


“学生会的副会长要组织学校大大小小的活动,锻炼能力不说,还加测评分,之前你凭成绩只能拿二等奖学金,有了副会长的测评分,今年的一等奖学金对你来说犹如探囊取物!”


“二等奖学金五万,一等十万!五万的差距啊,二宫和也,你好好考虑……”


二宫和也这辈子最没法克服的毛病就爱钱。

于是他就这么上了贼船。


虽然他事后很快就后悔了——事实证明,他最初的直觉完全正确,相叶雅纪基本不会在学生会出现,所有的事情全部有他代为操办。


而他还得平衡学业和打工的时间。日子一长,他就有点力不从心。


与此同时,学校里开始有流言说是他耍手段架空了相叶雅纪的会长职位,说他心狠手辣,诡计多端,是幕后黑手,是终极boss。


对此,二宫和也倒是没有什么意见。确切的说,他偶尔燃起的中二之魂让他对这个设定颇为满意。


他快步走过活动室外的走廊,排队等候的学生看见是他来了,立刻分开一条道让他通过。似乎他根本不需要出声,就有在拥挤的过道里半米内无人的气场。


“会长,怎么这么晚啊?”横山早就守在外面等他。


“数学课拖了一会堂,相叶雅纪不在?”


横山摇头。


他要在才奇怪。


“我也没指望他,”二宫和也扫了眼还算看得出形状的队伍,“你让他们这么排的?”


“嗯,因为你不在,我让他们现在外头排队等,要不然一个二个都要往里挤。”


二宫和也不由得多看了这个学弟一眼。很好,比相叶雅纪靠谱许多。


他冲排在第一个的学生点点头。


“按顺序一个一个进来吧。”然后就先一步进了办公室。



二宫和也早就料到换活动室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新教室虽然只有十个,但人人都觉得别人的才是更好的。因此不管新旧教室,都有人争着要。


这无疑是一场社团活动室的大洗牌。


二宫和也带着几个委员一直忙到六点才将将把名单全部登记上。


在送走最后一个社团后,他把笔往桌上一丢,靠在椅背上舒了口气。


靠,他也该给学生会换个房间用。现在这间房朝西,一到下午就又闷又热。憋了他一身汗不说,还让人喘不过气来。


二宫和也下意识伸手想扯下领带,却只是碰了一下,就立刻松开了手。


身边几个高一的学生明显有些坐不住了。二宫和也想起他们下个星期有场月考。


“你们先回去吧,剩下一点收尾工作我来就可以了。”


 几个学生背起书包感恩戴德地走了。


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了二宫和也一个人。


一个人倒自在了点。


他关上房门,转身就脱了外套,又扯下领带,一起丢在椅背上。


他之所以一直都不肯把外套脱下来,倒不是因为什么风纪规定,只是单纯地因为他的白衬衣里面没有穿T恤。
没穿T恤,很透明。出了汗,就更加透明。


他可不想在学校里再为自己添一笔谈资。


他靠在窗口透了个气,顺手再解了两粒扣子,又捋了衣袖,竖起一只手臂,整理折起的袖口。


好,把最后一个表格填完就走吧!


他回过头来,正要坐下,却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卧槽!


门口站着的这位不是不良少年樱井翔么!





作为一个杰出少年,二宫和也和面前这位同学在通常情况下是没有一丁点交集的。


关于樱井翔的那些夸张荒诞的流言,他虽然也听说过,但他确信那和他的“终极boss论”一样,不过是别人臆想的罢了。



只是少年樱井翔今天看起来也非常的不良。



于他而言,制服这个词不具备任何的约束力。浑身从上到下,只有一件衬衣能说明他是学校的学生。就这件衬衣,还没有按要求扎进裤子里。



他一如既往地染着黄发。正抱臂靠在门上,歪着脑袋盯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在自己的胸前逡巡,二宫和也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假装淡定地拿起外套又穿了回去。


“有什么事吗?”


“听说今天很多社团都换了活动室?”


对方的声音意外地轻。二宫和也以前从没听过他说话,总以为他说话会更加粗犷一点。


“是的,两天前发的通知,怎么你们社团也要换吗?”他翻了下手边的活动室布局图,没有几间可选的了,“要换的话你也来得太晚了,好教室早就被挑光了。”


“你哪个社的?”


“说唱社。”樱井翔走过来。


二宫和也原本打算让他拿个椅子坐,他却一点也不客气地坐上了桌角。


日光灯从他的背后照过来,二宫和也正好就坐在了他的阴影里。


二宫和也右眼皮一跳。



樱井翔指着图上一间教室说:“我们从上个学期开始就一直在用108,因为录音需要还自费装了音响设备。可是刚才环境社的社长告诉我的社员这里归他们了,说是在你这里登记了。所以我就过来问问怎么回事?”


嗯?有这种事?


二宫和也顺着他指的看过去,只见108上白字黑字写着环境社。


“这间教室之前没有使用记录,在我们这一直显示空闲状态。请问你们社团上个学期确实递交了活动教室的申请么?”


樱井翔眨了眨眼睛。“那还用说。”


“谁交的,什么时候,交给了谁?”


“呃……我交的,上个学期开学,给了你们学生会的会长。”


“呵,那恐怕是你记错了,”二宫和也假笑了一下,“我从来没有从你这里拿过申请表,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说话。”


“哦,是这样啊,”樱井翔也冲他扯扯嘴角,露出不良少年不该有的好看笑容,“不好意思,我应该早点找你说话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樱井翔表示理解,“你的意思是你们学生会只有你一个会长。”


二宫和也脸一僵。他忘了还有个相叶雅纪。


只听樱井翔又说:“看来传言也不是空穴来风啊,小boss,你们的正会长在学生会果然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啊。”


二宫和也收了假笑。


小boss?


他二宫和也怎么地都该是大boss!


他掏出手机,长按1键,拨通了某人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泡澡,请稍后再——”



他冷静地打断对方:“相叶雅纪,再整幺蛾子,副会长找别人干。”


耳机里立刻传来某人的哀求。


二宫和也盯着面前似笑非笑的樱井翔,一个头两个大。


“说唱社的樱井翔?”相叶雅纪的声音在浴室里回荡,“我记不太清了,都是去年的事,哪里记得那么多!”


“你一年可能就做了这一件事,还记不清楚?”


“呃,那就有吧,他应该交了。”


“可是我们的档案里没有他们登记使用记录,这是怎么回事?”


“诶?没有嘛?”


“没有。”


“啊!那怎么办啊!?要是他真交了,我们没登记,是算我们工作失误吗!!?”


谁跟你我们,是你!


二宫和也直接挂了电话。


他早该料到即使打了电话也没有什么用。


“你们的正会长大人怎么说?”樱井翔在一旁玩味地问。他坐得这么近,电话的内容多少听到了几分。


二宫和也眯起眼睛。


这个人从进来起就没把他当一回事。坐在他的桌上不说,还叫他小boss。今天要是不给他点厉害,他还真以为学生会都是软柿子。


“我们的正会长大人说,他对你有点印象。”


“是嘛,那就是你们工作失误咯?”


“不,是你工作失误了。”


“嗯?”


“申请表应该交到谁手里都不知道的社团社长,整个学校除了你再也没有第二个,”二宫和也扶起镜梁,透过镜片对上樱井翔诧异的眼神,“樱井翔同学,如果作为社团的社长有件事情你还不确定的话,那我有必要让你知道一下。”



“那就是,这个学生会只有我说了算。”



TBC



很久以前的脑洞。。。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梗 可能写xgg是执事的会多一些吧ʕ·͡ˑ·ཻʔ 我也不知咋的就想写个傲娇的尼糯执事

评论(1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