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森森森森诶

限定情人 (完)

(我竟然做到了日更 从来没有过的事……)


二宫和也住进来后,最兴奋的莫过于樱井翔。

 

白天两人在校园里碰面,晚上在一张床上相拥而眠。如胶似漆到令人脸红心跳,足以伤害周围一切单身狗。

 

松本润便首当其冲。尽管他更愿意自称黄金单身汉。

 

“你不觉得有点过分么?”有一天松本润突然问樱井翔。

 

樱井翔被他这么没头没尾地一问觉得莫名其妙。

 

“过分是指?”

 

他以为他和二宫和也虽然在床上有点过分,但在外面还算克制。

 

“二宫和也,”松本润点名道姓地说,“他对你百依百顺到有些过分。”

 

樱井翔皱眉。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比如?”

 

“说出来都是很小的事,但是这些很小的事情都加在一起,我就觉得有点过分了。”

 

“大野君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呢,他说nino有点太关注你了。”

 

因为从小就十分优秀,樱井翔十分习惯他人的关注。和二宫和也初识的时候,对方并不没有特别把他放在眼里,让樱井翔在意了好一阵子。

 

不可否认,这是二宫和也最初吸引他的原因之一。也是后来两个人分开的原因之一。

 

他把自己和T大摆在二宫和也面前,察觉到对方没有偏向自己,便大发脾气,离他而去。

 

重新在一起后,二宫和也的确不再用之前的态度对待他。但经松本润这么一提,他就想起一些细节——吃饭,睡觉,出门,家里物件的摆放……说起来都微不足道,但加在一起,几乎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他全部都听从他的安排。

 

樱井翔当然不至于粗心到忽略心爱人的喜好。但问了他几次,他都一脸幸福地回答,sho酱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啊。

 

 

 

 

回到家里,两人还是和平时一样一起吃饭,看书,然后上床。

 

情潮退去后,两人拥抱在一起。冬天的夜晚,卷着温暖羽绒被,听着对方的呼吸和心跳,樱井翔渐渐感到眼皮有些重。

 

“sho酱,我已经买好过年回老家的车票了哦。”二宫和也闷在被子里说。

 

“嗯?”樱井翔瞬间清醒。意识到今年就要过去了,他很不舍,他收紧手臂抱住怀里的人,刚想抱怨几句就想起了松本润白天说的话。

 

他对你百依百顺到有些过分了。

 

“啊,可是我好想和nino一起过新年啊。”

 

果然,二宫和也只犹豫了一下,就回答:“好啊,那今年就不回去吧,说起来,我们还没有一起跨过年呢。”

 

“车票明天就去退掉。”

 

他原本只是试探一下,对方就立刻改了主意。樱井翔赶紧说,虽然很舍不得他,但还是希望他回去陪和子阿姨过年。

 

“她都好长时间没见着你了,而我每天都能在床上睡你。”

 

胸前被人小小咬了一口。

 

樱井翔得意地笑了几声,揉着二宫和也的毛茸茸的脑袋,低头在他额前印了一个晚安吻。

 

新年假期,二宫和也回到老家。

 

老妈每天都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东西,已经工作的姐姐偶尔和自己拌嘴。白天去探望忙作一团的餐馆少东家相叶雅纪,晚上和樱井翔煲电话粥煲到手机发烫。

 

和竹马坦白自己又和樱井翔在一起了,果然吓了对方一跳。

 

“诶?所以sho酱打算毕业以后出国?出去多久呢?”相叶雅纪问他。

 

二宫和也摇头说不确定。“可能一年可能两年吧。”

 

“那,不会再发生当年那种事情了吧。”对方小心翼翼地问。

 

二宫和也心里其实也有一点点动摇。老家这个地方,充斥着当年的种种回忆,待着待着,就会想起一些事情。

 

但等到跨年零点的那一刻,收到了樱井翔的新年邮件,他又立刻觉得幸福到难以思考更多。

 

他无比沉浸并且尽情享受这段恋爱。尽可能满足恋人的所有需求。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在未来不得已分开的时候,不至于觉得愧对他爱的人和他自己。

 

家人看完红白歌会互相道了新年快乐便回房睡觉了。二宫和也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樱井翔发邮件。

 

“今年的红白歌会有点无聊呢。”

 

“是么?听说有XXXX我还有点期待呢。”

 

“诶,sho酱没有看么?”

 

“没有呢,还在外头走着。”

 

“去哪浪了?”

 

“去找我的小情人。”

 

“我会生气的哦。”

 

“那就打开窗户换换气。”

 

“……”

 

二宫和也不理他,把手机一丢,闭上眼睛。没一会,手机又响起来。

 

“为什么不理我。”那人无赖地问。

 

“你都找你的小情人去了,还要我理你干什么啊。”二宫和也酸他。

 

电话那头的人低低地笑了。

 

“笨蛋,我的小情人不就是你么?”

 

二宫和也一时语塞。

 

然后他听见他说:“真的,小情人,开开窗户吧,让我看看你。”

 

二宫和也一跃而起,光着脚跑到窗边,推开窗户,外面冰冷的空气就迫不及待地钻了进来,激起他一身鸡皮疙瘩。

 

窗户外的小巷子里,路灯下有个人影正靠着墙站着,手里的手机荧荧发亮。

 

那人张嘴说了什么,听筒里就传来樱井翔的声音:

 

“新年好,小情人,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跨年了呢?”

 

 

二宫和也几乎是一路飞奔下楼扑进了对方的怀里。只是几天没见,本来也没有什么。可真正见着面了,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想念这个人,这个怀抱。

 

因惊喜而兴奋,因思念而情动,统统给他了主动的勇气。还不等樱井翔说话,二宫和也就揽住他的脖子将唇送了上来。

 

他的嘴唇厚实柔软,吻起来很舒服。二宫和也忍不住咬上几口,就听见樱井翔轻轻地吸气。

 

“轻点,咬破了吃东西很疼。”

 

就知道吃!

 

“唔。”他模糊不清地应道,伸出舌头又在他的唇上舔舐了几口。不安分的手早就抚上了他的脸颊,沿着他的颌骨摸到了他被夜风吹得冰冷的耳垂。

 

“冷么?”他有些担心。他不知道他在这么冷的夜里独自走了多久。

 

但很显然他的担心有点多余。“怎么会冷,有你在怀里,我简直要烧起来了。”

 

腰间的手臂收得更紧了。

 

亲吻和夜一样深。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两个人才分开。

 

樱井翔问二宫和也困不困。

 

二宫和也见到他哪里还会困,使劲地摇头。

 

“那你接下来想做什么?”樱井翔问。

 

“你想做什么?”他习惯性地反问。

 

“我现在问的是你哦,你是主人嘛,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你装什么客人啊,你以前还不是在这里生活了很久,”二宫和也嘴上这么奚落他,过一会想了想,又说,“想和sho酱一起去做新年初诣。”

 

 

凌晨的神社人山人海。学生、上班族、老人都不分年龄挤作一团。有志愿者为大家分发御寒的热水,接到手里才发现是滚烫的米酒。

 

两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这是他们初吻时偷偷喝的酒。

 

做完参拜,像每次那样,许了平凡又奢侈的愿望,投了香火钱。走下来时,身边正好经过一群高中生,有的穿了A中的制服,深蓝色在人群里若隐若现。

 

“好怀念啊。”樱井翔忍不住感叹。

 

“是啊,为什么我们高一的时候没有一起来啊。”

 

“因为那个时候你还嫌弃我来着吧。”

 

“啊,被发现了。”

 

二宫和也笑着想,那个时候哪里知道,接下来只是短短的一年里,会和这个人相爱,又分开。自己会因为他幸福,又因为他痛苦。

 

两个人走到人群外的石凳上坐下休息。神社的四周挂着无数灯笼,橘红色的灯火串连成线漂浮在空中,仿佛夜晚的霞光,把天都照得红亮。人潮来往,他眼里却只有这个染着黄发的男人。他的面庞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火光,泛着微微的红。和其他人一样,说话间呵出白气,却让他觉得无比可爱。

 

“对不起哦,nino,当时对你说了那样的话。”樱井翔突然握紧了他的手说道。

 

“说用我换T大什么的。”

 

二宫和也没料到他突然提起这个,想都没有想就回答,没有关系啊,他早就不生气了。

 

“有关系的,”可樱井翔却摇头,“我并不是因为你生气才道歉的。”

 

“你把我说的气话当成事实了。大野君告诉我,你一直都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二宫和也本能地想反驳,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什么。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一直都特别后悔。

 

后悔冲动的争吵,后悔争吵后的逃避,后悔失去他。

 

他躲在家里称病,三天没有去学校,而等他再回去的时候,那里已经再也没有樱井翔了。

 

樱井翔又继续说:

 

“我们重新在一起后,我每天都觉得很开心,但有人提醒我,我的开心是建立在你对我迁就的基础上的。”

 

“nino,”他轻轻地叫他,“我说的事情,你都没有任何异议呢。”

 

“我让你不要回来,你就真的差点不回来啊。”

 

二宫和也只好反问:“sho酱不喜欢我这样吗?”

 

樱井翔坦白地说:“喜欢,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可是,”他捏了捏他的脸,“比起喜欢,我更爱你啊。”

 

“所以就像nino希望我开心一样,我也希望nino能做自己的选择,尤其是关于你自己的事情。”

 

喝下去的米酒似乎开始起作用了,烘得他五脏六腑都暖暖的。二宫和也反握住樱井翔的手,那双手的指尖还冰凉的。

 

他想起他在外面已经待了很久了,有些心疼地哈着气帮他搓起手来。

 

“冷吗?”他今晚第二次问他。

 

“不冷。”樱井翔摇头,却任他捂着他的手,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二宫和也只好笑笑。“我啊,是真的很想和sho酱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啊,可是越是这么想,就越觉得未来很不确定。”

 

“我以前把每一天的时间都过得斤斤计较,生怕少学习,少恋爱,一分一秒,所以才会说出你浪费了我的生命这种话。”

 

“可事实是,你特别好,以前的你,我到现在都不能忘记,未来的我,肯定也无法忘记现在的你。”

 

“花在你身上的时间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我已经能想开了啊,未来还是不确定,但我想对你好,就现在。”

 

樱井翔哪里听过二宫和也在神志清醒的时候说这么多情话,当下激动地一把搂住他不松手,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sho酱,好紧啊。”

 

“哪里有你紧啊。”

 

说完肚子上被人揍了一拳。

 

可即使这样,他也依旧紧紧地拥着他。两个耳朵咬耳朵地说了好多让人脸红又心跳的话,多到可以愈合那些尖锐的语言留下的伤口。

 

面前的人流如同时间般不曾驻足停息。他们却置身其外,相互拥抱着,享受着当下的欢愉。

 

时间带给他们不确定,也带给他们成长。

 

未来一定会有像过去一样的争吵和分歧。

 

但未来和过去,都不能阻止他们现在在一起。

 

 

(这是个关于当下的故事,说the end总觉得怪怪的)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