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森森森森诶

限定情人 六

松本润这个人精,一进屋就用暧昧的眼神打量他们两个人。二宫和也被看得耳朵发烫。

 

但人精就是人精,只看穿,不说穿。

 

“哟,我来看看尼糯米恢复的怎么样。”

 

樱井翔没好气地回答:“如你所见,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松本润立刻感受到了好友的怨念。“哎,我也想早点来的,但白天都有课,晚上的话,想着你们小两口的……也不好打扰,就挑了个周末的中午来,谁知到你们……”

 

“润君吃了饭吗?和我们一起吃吧,我们打算做咖喱。”二宫和也连忙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松本润停住话头,从善如流。

 

三个人便一边插科打诨,一边看电视,一边煮咖喱,没一会就吃上了饭。

 

席间松本润询问了下两个人的“未来计划”。樱井翔依然决定要留学,二宫和也则希望能在申请留校读研。

 

“所以你们毕业以后还是不在一起?”洗碗的时候,松本润小声问樱井翔。

 

樱井翔接过他洗的碗,擦干净。“两年后的事就等到两年后再考虑吧。”

 

“想开了?”

 

“嗯,”他擦干的碗碟一个个放回橱柜里,“我现在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如果当时没有被这种想法烦恼该有多好,那样到现在,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三年了。”

 

松本润摇摇头:“那等你出国的时候都五年了,倦怠期,肯定不行。两年正好,要我说一年最好,在热恋的时候分开,那他心里绝对日日夜夜只想着你。”

 

樱井翔动作一滞。“你怎么懂这么多?”

 

“哥是有故事的人呐。”

 

正小声聊着,二宫和也拿着樱井翔的手机走过来。

 

“你学长找你。”

 

樱井翔接过手机。“诶,哪位学长?”

 

“说是冈田?”

 

电话里,他们的直系学长冈田君责问他和松本润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两个人看了看钟,周六下午两点,正是休息的时候啊。

 

“Z大金融学术交流会!开学的时候你们都报名参加了,还交了钱,昨晚我还发邮件提醒了大家,你们在干嘛?!”

 

两人在喝酒。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在电话里道歉。随便装了几件衣服,匆忙出门。

 

二宫和也还在状况外。

 

“什么时候回来?要准备晚饭么?”

 

松本润抢在樱井翔前面,回头冲他笑笑:“不用!行程是两天两夜呢,你们要等周一见了!”

 

 

 

这是真的日日夜夜啊。

 

 

 

 

 

 

 

 

 

临上床前,二宫和也收到了来自樱井翔的邮件。

 

“我们在Z大见到了大野君。”

 

二宫和也本来还在考虑着给他发邮件的时间点,看到这个便立刻回复。

 

“小大?他去Z大了?”

 

“嗯,他参与开发设计的一项投资软件,在我们的交流会上做了展示。”接着一张截图发了过来。上面红红绿绿的数据,二宫和也不是很懂。

 

他有段时间没和大野智联系了。不过就算他们密切联系着,也不会讨论大野智独自做的项目。二宫和也知道其中牵涉一些保密协议,从来不随便打探。大野智需要他的时候,自然会带着他一起,他从这位前辈那里收获良多。

 

两个人又聊了些有的没的,今天做了什么事,晚上吃了什么,待会想要干什么,琐碎又乐在其中。

 

然后樱井翔说想要视频。

 

他们还从来没有视频过。

 

高中的时候家里没有给他们买智能机,他们很克制地,晚上发上几封邮件,或者聊个十来分钟的电话。

 

二宫和也来了兴致,说你等等。我今天买了样东西,你肯定喜欢。

 

等视频接通,樱井翔一看就笑了。手机里戴着细边窄框眼镜的,不就是他年少时期幻想过的腹黑抖S二宫君么。

 

“喜欢么?”

 

他低低地笑着。“超喜欢。”

 

“正好之前那副眼镜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说实话,樱井翔,你是不是M?”

 

樱井翔笑的更欢了。“想知道我们可以试试。”

 

但他当然不是。只是二宫和也这副打扮,莫名勾起他的征服欲。他想起当年看着那面镜子里的他时,内心控制不住地向往和想要掌控他的渴望。二宫和也不肯听他的话,真让他恼火了好一阵。可第二天早上裤底的一片湿凉,却提醒着他昨夜梦里的人全是他,他,他。

 

“回去也能看到这样的nino么?”

 

“随时。”

 

“好棒。”

 

他忍不住去幻想那样的场景。就算脱下他所有的衣服,也要留着这副眼镜,他要从正面透过那双镜片看着他因为高潮和兴奋留下泪水的眼睛。

 

那是他青春期时梦里的风景。

 

这样想着,胸腹间就燃起了欲望之火。他面上却一派镇定,仿佛完全不受影响,和手机里的人有说有笑。

 

“在鞋柜里看到了你的那双运动鞋呢,没想到你还带到这里来了,好怀念。”

 

“那双鞋我大一都还在穿,当时特意买大了些的。”

 

“嗯,我知道哦,我偷偷看了你的相册,而且那张球队的合照上也穿的是这双吧,明明其他人穿的都是足球鞋。”

 

“观察得很仔细嘛,当时因为球鞋坏了,临时穿着那双去拍的照,反正当天并不上场,所以没什么关系。”

 

说到足球队,樱井翔的话就多了起来。前辈,训练,比赛。二宫和也都认真地听着。他们俩面对面的时候,都着眼当下的事,很少提及对方没有参与过的过去。他恨不得他能多说一点,他能多了解一点。但樱井翔却说他撞到了头,要早点睡,想听回去再讲给他。

 

“Sho酱,”二宫和也倒在枕头上,叫着他的名字。

 

“嗯?”

 

“好可惜,我都没看过你大学里踢足球的样子。”

 

“和高中没有什么区别哦。”

 

“有的啊。”

 

“哪里?”

 

“高中的时候是阳光爽朗派的嘛,现在带根金链就可以充黑社会了,我想看黑社会足球。”

 

两个人捧着手机笑了一会。笑完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隔着屏幕互相看着,好像怎么都看不够。

 

突然樱井翔说:“其实没有区别哦。”

 

“嗯?”

 

“不管是爽朗派还是黑社会派,爱着的人都是二宫和也。”

 

屏幕里的人因为突如其来的情话涨红了脸,他看着他幻想的腹黑二宫害羞地把脸埋进枕头里,

 

“怎么了抖S二宫和也?”他调笑他。

 

对方又咯咯笑起来,脖子和耳朵似乎更红了。好半天才。他才从枕头里露出一只眼睛,透过镜片,樱井翔仿佛提前看到了他想看的风景。

 

“怎么办,sho酱,我好想你在身边啊。”

 

 

 

 

 

因为这句话,第二天樱井翔没有参加会议的午宴就独自提前回T市了。

 

没想到在车站遇见了同样要回T大的大野智。两人打了招呼,自然而然地一起上了车。

 

除了偶尔交谈,两个人并没有说太多话。大野智一直在对着笔记本敲打着什么,樱井翔则准备了财经报纸细细地读着。


列车偶尔经过隧道,车窗外就暗下来。映着车内的光线,能够看清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投在玻璃上的影子。

 

他本以为一路上都会是这样状态。

 

没想到大野智主动和他搭起话来。

 

“听说你和nino又在一起了啊。”

 

樱井翔听见他说“又”,有些惊讶。“是啊,他和你说了吧。”也对,二宫和也身边似乎也就大野智这么一个朋友。


他想起昨晚二宫和也说想听听这几年关于他的事情。他何尝不也是呢。

 

“大野君是什么时候和nino认识的?”           

 

“他刚进校的时候,在学院的实验室。”

 

“实验室?”

 

“嗯,计算机实验室,他在自学编程,我在尝试开发第一个软件,我们两个的电脑当时都坏了,只好用实验室的。”大野智今天反常地愿意说话,让松本润知道了一定会大吃一惊。

 

“我们在那耗了一个晚上,直到关门,被管理员学长赶出来。他以为我和他一样是新生,和我抱怨了一路学部的前辈。”

 

樱井翔笑道:“他发现你也是前辈,一定很惊慌失措吧。”

 

“嗯,作为道歉,我让他请我吃一个星期的巧克力蛋糕。结果那家伙真的请了,我就想,他是个认真的人啊。”

 

“现在想起来这件事还是印象深刻,”大野智有些感叹,“而且那个时候,我可能已经有快两个月没有和人说过话了吧。”

 

“诶?”即使知道他不喜欢说话,樱井翔依旧惊讶,“那么长时间?”

 

“嗯,其实也挺容易的,暑假一个人待在学校,但认识nino后,再也没有这么长的记录了。”

 

“和人在一起,他就会不停地说话。”

 

“嗯,但有时候也会一个人说话,那家伙觉得自己不够努力的时候,就会自言自语提到你。”


樱井翔和大野智打了几次交道,发现这人有这么个习惯,他即使在和旁人说话,也很少会和对方有视线交流。可现在,他分明正看着自己。

 

樱井翔突然有些好奇。“是么?他都说我些什么?”


他难免有些自我良好地想,难道是像中学那样怕成绩不如自己好?


但好像又不是那样。樱井翔多少从大野智的眼神当中,意识到了对方今天这么多话的理由。


列车再一次驶进隧道,发出轰鸣的呼啸。


但他还是清楚地听见了大野智的话。

 

“他说,他用你换了进T大的资格。”

 

“你是他最好的运气,他花光了他最好的运气,进了这所大学。”

 

 

 

 

樱井翔在A中最后的日子里,他和二宫和也的传闻越演越烈,不仅在学生当中流传,还惊动了学校的老师。

 

樱井翔原本就要离开A中,就不再是老师关注的对象。他们把重点放在了二宫和也身上。

 

年级的教师委员会原本已经把他列入了T大的报送名单,但这件事的影响相当不好,由于名单还没有公布,他们打算撤销他的资格。

 

班主任找到二宫和也,希望帮他保住资格,建议两人暂时分开,并向学校否认交往的事实。

 

原本是出于好意,换作现在,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同意。

 

可当时却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争吵。

 

樱井翔多少察觉到二宫和也对保送资格的偏向,心里很不是滋味。

 

而二宫和也也感觉到了他的情绪,进而对他很是失望。

 

吵到最后,他们都不惜用最尖锐的语言伤害对方。

 

他对自己说:这场恋爱根本没有结果,和他在一起根本就是浪费他的生命。

 

他自己则对他说:他进T大的资格,是用他换的。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