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森森森森诶

限定恋人 四

(其实这个故事 我觉得我快要写完了…… 但是lo里还是会一天更一章  大概写到八章的样子吧 没想到自己能一口气写这么多 以前总是卡文来着……

希望不是flag)

升上大三,樱井翔在学校附近租了间一室一厅的小公寓。

 

环境优美,带电梯。松本润第一次过来参观,嚷着也要租一间。

 

“租金多少?”

 

樱井翔报了个数字。松本润就退缩了。

 

“你怎么这么有钱,真的都是炒股赚的么?你是不是偷偷抢了银行。”

 

“我抢了银行,你一定会在报纸头条上看到我的。”

 

 

松本润又说要他带着自己炒。樱井翔说可以但如果赔了谁负责。

 

“哎,一提钱就伤感情。”松本润又一次退缩了。

 

夏天的余热还没有消逝。樱井翔收拾了一会儿房间就热出一身汗。他这才想起来空调已经在下午送过来了。按下开关,开了杯啤酒,正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一旁手机就响了。

 

松本润打电话来问他下午怎么没去上课。

 

“买的空调说是只能今天下午送,必须有人在家。”他只好又解释一遍。他让松本润去点到的时候,分明已经说过原因了。

 

“啧啧,我看你就是不敢来。”

 

“有什么不敢的。”

 

“我看到了哦,那位你日思夜想的二宫和也先生。”

 

樱井翔没有作声。

 

松本润就继续说:“点到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长得真好看啊他,就是有点福薄的样子。”

 

樱井翔喝了口酒,忍不住说“他鼻头有肉,是有福的面相啊。”

 

“好好,他完美无缺,真是说一点不是都不行。”

 

“所以真的又点到了?”他转移话题。

 

“是啊,这老师怎么连着两次课都点名,”可松本润总有本事绕回来,“帮你点了到之后,二宫先生就一直盯着我看。我没有办法啊,只好和他搭讪了,他要是转而爱上了我,你不能生气啊。”

 

听着好友不正经的胡说八道,樱井翔懒得跟他较劲。“你和他说话了?”

 

“嗯,不可以么?”

 

“随你便。”

 

“他没有你说的那么难缠嘛,我说话的时候,他一直都在笑呢,夸他一句长得好看,就从脸红到耳朵,真是可爱啊,要不是我是直男,我都要爱上他了。”末了又加上一句,“就是好像有点呆呆的。”

 

 

“不是智商上的呆,就是那种,只懂电脑和游戏的纯情宅男,很难想象他是能说出‘有始无终的恋爱就是浪费生命’这种金句的男人。”

 

“是么?”

 

“你当年到底是怎么惹着人家了?”

 

樱井翔想想了。“我也不记得了。”

 

松本润也不纠缠,只说要来他家喝酒。

 

樱井翔立刻反对。

 

“反对无效,我已经在你家门口了。”

 

 

松本润一进屋就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颇为鄙夷地问樱井翔,这难道就是他收拾了一下午的成果。

 

樱井翔点头说是的。

 

松本润直摇头。“今天情况特殊,本大爷就屈尊帮你整理一下战场。”

 

新租的屋子本就需要全面清理,可樱井翔却不是很擅长做家务,想顾个钟点工来打扫又有点贵(房租加上押金已经花了挺多钱了),有作为处女座的松本润来打扫房屋,樱井翔十分感激。

 

他正要说声谢谢。

 

“因为二宫和也军团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抵达此处了。”松本润淡定地说。

 

 

 

厨房里有菜刀,面前有麻绳,门背后还有扫把,樱井翔挨个看过一遍,思考着用哪一样能够不留痕迹地解决掉松本润。

 

松本润被他的眼神看得瑟瑟发抖:“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我觉得他还喜欢你。”

 

可樱井翔却说:“喜欢不是最重要的。能在一起才重要。”

 

“你们现在就可以在一起了啊。”

 

樱井翔从箱子里丢出一本出国英语。

 

“诶?”松本润丢开抹布接住一看,吃了一惊,“出去读研么?什么时候走?英国美国?”

 

“是的,毕业以后,英国。”樱井翔一一回答。

 

“那还有两年才毕业呢。”

 

樱井翔只好苦笑。

 

“可是一切没有结果的恋爱,都是浪费生命啊。”

 

 

 

根本又是重蹈覆辙。无论是两年还是两个月,都没有什么区别。

 

 

 

松本润自知摊上了大事,一声不吭,把地板擦到能看清人影。

 

“要不我还是叫他别来了吧。”

 

樱井翔没有立刻回答,把书塞进书架,又把相框放好。“算了吧,反正什么也不会发生的。”他语气轻松,“我去看下冰箱里的啤酒够不够,不够还要去买点来,我家菜也没有。”然后就走开了。

 

松本润望了望书架,那一摞出国考试书被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松本润在课上和二宫和也相谈甚欢,但在他邀请二宫和也来家里喝酒时,对方还是有点犹豫。松本润是什么人,立刻看出来他的顾虑,便说让他顺便多带个朋友来,大家一起才热闹。

 

“诶,你们已经到了么?”松本润对着手机问,“不不,刚刚好,你们可以上来了,就在7楼。”

 

“他带了个人,加我们正好四个,我喜欢这个数字,四个人不会太吵,也不会太闷,刚刚好。”松本润挂了电话对樱井翔说。

 

樱井翔点点头。“今晚还有棒球大赛。”再不济也不会一直冷场。

 

可等他们打开门,看见二宫和也身后一脸无相的大野智时,樱井翔才意识到,他有点想念相叶雅纪了。

 

 

 

 

如果早知道松本润说的朋友就是樱井翔,二宫和也是不会接受他的邀请的。

 

可是他是真的没想到么?他又忍不住反问自己。

 

这个人在课堂上替樱井翔点到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他和樱井翔关系匪浅了。

 

虽然他不明白松本润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樱井翔看起来很镇定,他也努力让自己不表现的太慌乱。

 

一旁的松本润已经围着大野智转了起来。

 

“诶,你真的就是传说中软件学部的那个大野智?”

 

“是的。”

 

“诶,我们学校新升级的超好用的再也不崩溃的选课系统是你做的?”

 

“是的。”

 

“诶,你看起来好黑,你们不是都在室内作业么?”

 

“钓鱼。”

 

“诶,你为什么每次只回答我两个字呢?”

 

“懒。”

 

松本润情不自禁拍起手来。妙人妙人。

 

二宫和也拿起一瓶啤酒,小小地喝上了一口。他带大野智来,真是个明智之举啊。他心想。

 

正想着,门口有人敲门。“您的外卖到了。”

 

樱井翔立刻起身去取。

 

二宫和也看到他趿着拖鞋走到玄关,因为不想换鞋,弯着腰去够门把手。门外的外卖小哥说了句多谢惠顾,他也点头说了句辛苦了,然后只用两个指头拎着袋子走进来。

 

一个人就算外表变了很多,很多小习惯还是不会变的。

 

“不好意思,因为这个人突然说要在我这请人喝酒,什么都没有准备,只好点外卖了。”

 

“就算准备,你能准备些啥?”松本润立刻拆台,“他这么大了连面都煮不好。”

 

樱井翔打开袋子,辩解道,面还是可以煮的,顺手把放在最上面的那份汉堡肉递给了二宫和也。

 

“他说你要来,我就点了这个,不知道你现在还喜不喜欢吃,不想要的话里面还有别的。”

 

他说的客套,二宫和也也只好连声道谢。他一直都喜欢吃汉堡肉,没有变过。

 

之后大家就开始看棒球大赛。

 

谈到支持哪支队伍,除了二宫和也是巨人队的粉丝,其他人都是路人粉。

 

“我就是看着好玩的,球类玩的不多,”松本润说,“不过sho一直都在踢足球呢,上学期还在校队。”

 

“是么?”二宫和也不由得想起樱井翔在A中足球队的日子来。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T大还有足球队啊。

 

“当然啦,你要看照片吗,我给你找找。”

 

樱井翔无奈。“有什么好看的啊,人家没说要看。”

 

松本润却已经起身往他的书架边走去。“哦,就摆在这里嘛,你们队的合影,二宫君快过来看。”

 

二宫和也有些好奇地走过去,黄发的樱井翔穿什么样颜色的球衣才对呢。

 

松本润把相框拿下来给他。

 

哦,是黑色的。他一眼就看到了樱井翔。照片上的樱井翔也不笑,脸有些侧扬着看着镜头,一副不羁的样子。这样也很帅气啊。

 

但二宫和也不知怎么就想起那个站在窗台前穿白色球衣的少年,傍晚的风吹得他黑色的头发轻轻地飘。

 

他放下照片。

 

旁边的那摞书,他像是看都没看一眼。

 


樱井翔再次得到二宫和也的消息,已经是在一个月以后了。他们虽然选了同一个校选课,但很少会在课上有什么交流。两人也偶尔翘课,因此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

 

接到松本润的电话,他第一时间就往酒吧赶。

 

“Sho,快点来,我在这里捡到了一个喝醉了的尼糯米。”

 

松本润最近开始管二宫和也叫尼糯米了。他俩倒像是一直都有联系,樱井翔没有过问。

 

他质问他怎么带二宫和也去了酒吧。

 

“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啊,老兄,我说的是我捡到了他,”松本润那边嘈杂的很,但身边有二宫和也他也走不开,“要不是我正好在这,他还不知道要被什么人骗走呢!”

 

转眼秋天就已经深了。樱井翔跑在秋末的夜里,已经略带刺骨的风透过衬衣钻进他的身体。仿佛突然燃起的焦虑又突然被吹灭了,他放慢脚步。他想对松本润说,你们最近打得火热,为什么不把他带去你家。

 

可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另一个含糊的声音:“Sho酱?嘻嘻,你在哪啊?”

 

樱井翔举着手机,沉默了一小会。“我马上就到。”

 

 

回来的路上干脆打了出租车。其实本来也不算远,但二宫和也实在走不动路。樱井翔出门也没带外套,带着这么个醉汉慢慢磨回家,估计会把自己冻傻。

 

他赶到的时候,松本润还好好地守在二宫和也身边。他这老兄,虽然挺任性,但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

 

“纯情小宅男偏要装夜店小王子,”松本润一句话总结。

 

交接的时候,他又小声对樱井翔说,“他八成知道你留学的事了,才喝成这样的。”

 

“你告诉他的?”

 

“切,我们单独在一起从来不讨论你的事。”他先讽刺他自作多情,而后态度一转,“那样太明显了,他会觉得我是你派来的。我只是那次在你家,让他看了照片而已。”

 

而那张照片,就摆在他备考的书籍旁边。

 

“你又做这种事,上次不是说……”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这次不成,我就收手不干了,”松本润不知从哪来的莫名执念,摆了个拜托的姿势,“好了少废话,你快来搀着他,我去打车。”

 

那个人就软绵绵地倒在了他怀里。他喝醉了的样子还是一点也没变。脸上,耳朵甚至脖子都浮着一层粉红色。他想起他们第一次在相叶雅纪家接吻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抱着米酒喝醉了,脸像蒸熟的虾饺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口。

 

“Sho,车来了!”松本润站在路边冲他招手。

 

他带着二宫和也走过去,两人合力把喝的醉醺醺的人抬上去后,松本润就拍拍手潇洒地走回了酒吧。

 

“拜拜咯!”

 

“明天见!”

 

樱井翔说着关上了车门。酒吧的灯牌就渐行渐远了。

 

他大概早就看透自己了,樱井翔看着松本润越来越小的背影心想,毕竟特意把书拿出来的,是他自己。

 

车内的人睡得很安静。樱井翔摇下一半的车窗,让二宫和也不至于气闷。

 

他想起那时候,他一心想确认对方的心意,闹得二宫和也特别伤心。

 

而现在,他依旧不知道闭着眼睛熟睡的他在想着什么。

 

但他已经不再像年少时那样急躁了,他学会了慢慢等待,等待对方去做出选择。

 

 


 

 

 


评论(2)

热度(56)